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四十三章 最后的悲伤
小说:画尸人最新章节  作者:偏离纬度

  随手一捏,幻化出一根香烟,吸了两口,像模象样的吐出了一口烟圈:“唉,早知道会以灵体的形式结束,刚才应该多抽两口的。”

  这话说得杜亦羽鼻子一酸,却强忍着不让自己表露出内心的不舍。

  “我当初救下婴儿的你,只是因为感受到你的灵力非常的强,所以,你被这个世界的影响也就会越大,所以,想帮你避些风雨。后来你被那几个家伙偷走的时候,我正在追赶一个越界而来,想要利用你的‘神仙’。却没想到,让他们得了手。想来,也是命吧,强行推离你在这个世界的命运之轨,却反令你更深的陷入其中……所以,我再找到你以后,虽然将你收为徒弟,却小心的不让自己影响到你。你一直很沉默内敛,这让我很担心,可你后来遇到妲己,虽然她是*,却为你的世界带来不一样的东西。这也是我一直不忍下手除她的原因。”

  “说重点吧”杜亦羽淡淡的说着,神色间却在小心看着凡图的状态,总觉得以凡图的力量是可以阻止反噬的,然而……反噬却一直没有停下来,他到底在等什么?……

  ……

  两人间有一瞬间的沉默,凡图弹飞手里的烟道:“本来,我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帮你们这些天授,单僻出一个适合你们的空间。可是…….唉,你们这些小子太能折腾了,害得我的计划一拖再拖,一改再改,越来越复杂…….”

  ……

  看着杜亦羽表露出的一丝倔强的神情,凡图笑了笑道:“你觉得我在故弄玄虚?小子,你也不想想,先是血战,后是人形的雌刀竟然有了各种感情,在吸收了天地间的力量后,竟然自己炼出了一个单独的灵魂,而这孩子,竟然还和孟久结出数世的缘分。最麻烦的,是孟久,我实在没想到,他会这样冲动和拼命,竟然把雄刀封入体内……早知道,我应该把雄刀也藏起来!这一件一件,再加上外面那些家伙的窥视,哪一件,都不是轻易可以解决的。”

  “你可以如实告诉我”

  “不行”凡图敛起笑意,不让杜亦羽反驳,凝神道:“孟久体内的雄刀之魄是一定要回到刀中的,即便我不动手,那些神仙发现雌雄刀的线索后,肯定也会动手。到时,孟久就真的没有一丝幸存的可能!我思索经年,才想出如何帮那孩子…….”凡图顿了顿,突然说了句很是感慨的话:“人啊,能够引发灵魂深处最后也是最强的力量的,总是悲痛与憎恨,痛心疾首的恨。所以,要保住孟久的灵魂,只有让他恨到心底,让他所有的力量在瞬间爆发,才有可能。”

  杜亦羽猛然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向凡图,低喊出声:“孟久他?”

  凡图慈祥的点了点头,笑道:“他的灵魂没有消失。可是如果他的魂魄不走,势必会消耗护住他魂魄的灵力,也会对我们之间的对决还有我的计划造成麻烦,所以,我特意又动了些手脚,直接送他进入转世的轮回,相信他很快就会转世的。而雨灵……就相对简单的多了,她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要保留她做为人时的魂魄,很简单,只是你们看不出来罢了。唉,雨灵那孩子也太为难她了…….做为修罗刀,所有人格及人性都是我给的,这样的她,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幸福。虽然她现在的灵魂还是我给的,但摆脱了雌刀,再度转世,相信她会得到做为一个人的幸福。只是…….孟久是否能找到转世的她,就看他俩的造化了。”

  “谢谢你……”杜亦羽的声音有些嘶哑,艰难的说出了三个字,却感到那不存在的心越来越痛了!

  “你们这些孩子啊……”凡图感叹着,却笑了笑道:“不过,为了达到预期的效果,我这戏可演得实在很辛苦呢。哈哈,怎么样?连你,也骗过去了吧”

  杜亦羽苦笑道:“是啊,你特意换了一个身体,用借力之法弄来鲁海体内饕餮的灵力,让这个身体能够长生,费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你的借力之法,只是为了你自己……可你至少在孟久死后不该再瞒我了,说实话,我在封印这些天授之后,便有些后悔了。如果我封尸,他们就将永远被困在一个出不来的空间里,那种折磨,即便是对付地狱中的魔鬼,也嫌**了些。可如果不小心放他们出来,那这好不容易平静的世界,将会面临一场大灾难。所以,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不会吝啬我的生命……”

  “哦?就算让翡月守寡,你也不在乎吗?”凡图笑着看向远处,杜亦羽回过头,翡月不知何时醒了,却坐在那里不动也不出声,只是脸上挂着清澈的泪水。

  杜亦羽心中划过一丝柔情,深深的看了翡月一眼,轻叹道:“是的,但我不会让她独自一个人的,我的灵魂会守着她,直到她死去。”

  凡图摇着头,似乎很欣慰这个徒弟能够找到自己的爱情,缓缓道:“可我还是不能告诉你。因为我必须要毁去修罗刀,所以,我打算带着这些灵魂一起走。”

  “休想!”杜亦羽几乎是吼出来的:“赶紧阻止这该死的反噬!要毁修罗刀,用不着你!”说着,就要去抓修罗刀,却被凡图反手一掌震开。

  杜亦羽沉着脸,二话不说翻身又上,却被凡图一个晃身,挡在了他和修罗刀之间。

  “躲开!”杜亦羽大喝,便要从旁边绕过去。

  “听我说完吧”凡图神色平静,和胸口的反噬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杜亦羽的心一紧,不忍让他着急,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孩子啊,这些灵魂,早已被这个世界扭曲,绝对不能再放出来了…….难道你要我永远这样带着他们吗?你是想让我把他们炼化了?还是让他们终有一天侵蚀了我的意识?其实,就算在战斗中,你体内的魂魄会出来干扰,以你的力量,也并不一定非要净月在你体内帮忙才行;而逼孟久杀死雨灵,要消耗你的力量,也不一定非要将鲁海困入修罗刀中,只是……唉,如果自己再活得长一些,怕是行事会越来越偏激的。”

  “师傅!…….”杜亦羽刚一开口,自己都愣了……这两个字,已经有一千年没有喊出来了吧……

  凡图眼中神色一亮,高兴的神情下划过了一丝不舍和留恋:“而且,为了这些事情,我不得已也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情。陆大龙,本不该死,也不该死得那样痛苦。唉……说实话,到后来,连我自己都分不出来,我是因为太过执着而不择手段,还是因为活得太长,看到了太多不该看的,而变得冷漠了……但不管如何,既然做了,我就不会逃避。这反噬,是我应得的报应。”

  “不是!……”

  凡图不让杜亦羽说下去,坦然道:“孩子……由我来毁去修罗刀,才算是有始有终。我种的因,便要自己尝那个果。你不要和我争,不然,我所做的这一切,我所种下的因果,不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师傅……”重重的跪倒在地,如果灵魂可以流泪,这恐怕是这个男人第一次痛哭吧……

  凡图笑着抚了抚杜亦羽的头发,温和的说道:“不要太难过,我的灵魂并不是绝对的消失,虽然不再拥有形体和意识,却会融入这个世界每一个角落,每一片泥土,每一条河流之中。我会全心的祝福你们这些孩子,而这也是你们唯一的机会,就像我当初在划分阴阳时吸纳了这世界的气场一样,在修罗刀内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的瞬间,这世界上所有的灵魂都将重新沐浴在新的力量之中,你们也会变得更加的契合这个世界,虽然依然无法改变你们的存在方式,可至少,希望你们不会再被这个世界所排斥,能够过的平淡一些。”

  完,他意外的看向翡月,笑道:“孩子,我当初那样折腾你,你不怪我吧?”

  翡月一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却连忙用力的摇头,双手还焦急的摆着!

  凡图笑了笑:“其实我逼你,杀死九尾,都是为了让你用自己的力量唤醒九尾。因为只有这样,你的灵魂才会完全和九尾的灵力融合…….我不知道这对于你来说是好,还是不好。但是,我做为一个师傅,还是自私的希望,你每一次转世,都能保有**的记忆,能够永远的留在那个孩子身边。”

  “我会的”翡月刚刚停住的泪水再次涌出,只不过这一次,她的泪水中有了幸福的光芒,她咬着嘴唇,重重的点头,郑重的承诺。

  “好孩子……”凡图悠长的叹了口气,便挥挥手让杜亦羽走远些,自己则拾起地上的修罗刀……

  杜亦羽最后给凡图磕了一个头,毅然决然的转身,走到翡月身边,却紧绷着嘴,没有说话。

  一只温热的小手插入杜亦羽的手中,他紧紧的握住,仿佛握住这世间唯一一个他可以抓住的东西。可是…..灵魂还可以感受到温度吗?还是他的心里太过期待温暖了呢?……

  凡图的目光缓缓扫过他们每一个人的脸,最后停留在远山……然后,他的手里缓缓溢出一道白光。

  哄

  修罗刀毁灭的那一瞬间,西山从中间裂开了……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白光终于冲破结界,飞向天际,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骤然炸开,化作一粒粒光珠,飘向世界各地……

  手机问:访问: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