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后记 这只是个传说
小说:画尸人最新章节  作者:偏离纬度

  凌绸、鲁海“昆仑山峰峦起伏,林深古幽,景色秀丽,每逢春夏之交,满山碧树吐翠,鲜花争奇斗鸟禽成群,野生动物出没,气象万千…..”一个导游小姐拿着喇叭,站在一所道观前介绍着:“距昆仑山源头不远处是传说中的姜太公**五行大道四十载之地。玉虚峰、玉珠峰经年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缭绕,位于昆仑河北岸的昆仑泉,是昆仑山中最大的不冻泉。形成昆仑六月雪奇观,水量大而稳定,传说是西王母用来酿制琼浆玉液的泉水,为优质矿泉水。昆仑山在中华民族文化史上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是明末道教混元派(昆仑派)道场所在地。是中国第一神山…….”

  一个外国游客颇感兴趣道:“中国的道教,现在,还有真的道士吗?”

  导游小姐笑道:“当然有了。”

  “有,法术?”那个外国游客更感兴趣了导游小姐笑了笑,那一瞬间,她眼底的神色浓得令人看不透,无论怎么看,也不像一个21岁的小姑娘应有的眼神。

  “相信这世上,应该还有会法术的道士吧。”

  铛…….铛……

  山上的道观传出悠远的钟声,吱呀一声,道观的门被推个小道士走出来,先是对所有人一礼,随即对那导游小姐道:“快请进吧,凌绸姐,鲁海师傅正等着呢。”

  二、孟久、雨灵、净月“徐大妈,上次vN整理

  您跟我提的那个风水公司叫什么来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虚胖男人满脸担忧,儿子的病怎么也看不好,而且越来越邪乎,让他渐渐感觉,那不是一般的毛病。

  “凡记风水”徐大妈放下手里的菜,笑道:“不过,你要想看得准,一定要找他们老板,老板姓孟。”

  凡记风水]中,孟久正敲着二郎腿,哼着流行歌,噼噼啪啪打着电子游戏。自从他收下凡图留在这世上唯一的产业后,便将连锁店都关了,只留下这一家,并将地址迁到他上一世公司所在的附近,希望雨灵能够在下意识里来到这里。

  啪他的大门被毫无顾忌的踢开,震得门后挂着的八卦啪啪乱响,而孟久却似乎早就习惯了,连头都没抬,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如果你再这样乱踢,我就换个厉害的八卦,让你这狐狸每踢一脚都疼上三天!”

  踢门的动作虽然粗鲁,可进来的人却是清清爽爽,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样子。净月揉了揉鼻子,皱眉道:“你这里有股子臭味!”

  “客人的”孟久遗憾的看着屏幕上差一点就通关的记录,终于抬起头道:“小孩子好奇,挖开了不该挖的东西,你这冒牌道士又干嘛来了?”

  净月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刚从鲁海那弄来的”说着,打开了瓶盖,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刻飘了出来。

  “你快把我喂成酒鬼了”孟久摇头苦笑着,却还是从柜里拿出两个酒杯,顺便拨了电话,从楼下的快餐店叫了几份凉菜:“他还在昆仑山上招摇撞骗?”

  “是啊,是啊,你也知道,凌绸的灵力所剩无几,所以鲁海才选了昆仑那灵秀的地方,让那些凌绸得罪过的邪物不能偷袭。”净月抢过一个杯子,倒了两杯酒,耸着鼻子闻了闻,又调笑道:“这鲁海**子是你们这几个里最鲁莽的,可对老婆却是最细心的……说到老婆……还没找到雨灵啊?”

  孟久自顾自的灌了一口酒,苦笑道:“这才二十五年,我恢复记忆也不过十一年,哪有这么快。”

  正说着,一个女孩在门口道:“是你们要的凉菜吗?”

  “对……”孟久抬起头,却一下就愣住了。

  净月感到不对,回过头,也愣住了,那个女孩,和雨灵长得,一模一样……

  三、杜亦羽、翡月这是一所医科大学的校园,然而,这校园却没有大多数医科大学的**气,就连停尸房都没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森感。

  解刨教室里,学生们面对解刨台上那被白布盖起的尸体,眼光既好奇又有点恐惧,但谁也没出声,像是等着一个极其严肃的时刻。

  “记住,解刨尸体,要怀着坦然、尊敬的态度,不要疑心生暗鬼,不要做亵渎死者的事情……”说话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人,学校最年轻,却是最好的讲师,姓杜,杜亦羽的杜。可是,也许是常年和尸体打交到,同学们总觉得这个老师对人很冷漠,那眼底的深邃有时令人害怕。

  白布掀开了,学生中间发出几声轻微的唏嘘声,分不清是恐惧还是兴奋。

  女尸很年轻,只是身体因常年痉挛瘫痪而变得有些诡异。讲师看到那尸体微开的双眼,不经意的微微皱了皱眉,取出一张方巾盖住了她的脸。

  “开始吧”杜亦羽说着,取出解剖刀,抵在她的咽喉上,缓缓把刀片用力向下划去,屋子里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解剖刀划破皮肉时怪异的声音。

  不知是由于体腔内的压力,还是因为碰触了她某根还未畏缩的神经,女尸的肚子突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引来学生们一片冰冷的吸气声,甚至还有两声惊叫……

  杜亦羽微微抬起眼,看了看下面的学生,不经意的将手按在女尸的头顶,冷漠的说道:“如果无法承受这些压力,最好不要学法医。”

  完,继续解刨,只不过,又加进了详细的讲解……

  医科大学的家属区,几个学生围在一个穿着时髦,爽朗阳光的女孩身旁,听她讲着那个故事的最后结局。

  “师母,师母,快点啊”一个学生催促着,他们虽然有些害怕自己的讲师,可却都很喜欢这个年轻的师母。

  翡月神情中带着淡淡的忧伤沉默了一会,突然灿然一笑,道:“最终啊,那个人牺牲了自己,把这个世界上的恶魔都打败了。故事也就结束了。”

  “师母!”一个女学生不甘心的道:“你这是在糊弄我们嘛!那些被封印在深山里的画尸人呢?它们有没有冲破封印?那个邪魔有没有再附到新的尸体上?那……”

  “又在给我的学生编故事了?”一个声音无奈的在门边响起,却带着一丝宠溺的意味:“她们会不敢上我的课的”

  凌绸看到杜亦羽,一跳起来,笑道:“老公回来了,散会,散会”

  几个学生怅然若失的站起来,鱼贯往门外走去,可那个女学生还是不甘心的回过头,眼中含着一抹期盼,看向翡月:“师母,你说,这世上,真的有画尸人吗?真的有修罗刀吗?”

  翡月看了丈夫一眼,微微一笑,缓缓道:“那只是个传说……就和所有神话一样,你可以相信,也可以当做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

  全文完

  问:访问: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