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十五卷 君王战争! 第五十七章 伯利恒的继承者
小说:异世盗皇最新章节  作者:误道者

  第十五卷君王战争!第五十七章伯利恒的继承者

  大陆历5369年un。

  由于君王之间的战争,间接使得阿bo罗大陆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占据富饶中部大陆的光明阵营一方,去年的天谴君主攻打教廷中枢,虽然最终被教廷击退,但是教廷中枢同样也损失惨重,新继任的救赎君主阵亡,护卫中枢的五大教区中有三个教区彻底沦陷,实力大为削弱。

  再加上恐怖君主奥斯特拉姆和虔诚君主耐尔并没有在这场君王入侵的战争中出现,所以有人怀疑这两位君主实际上也早已死去,这就造成了教廷中枢对各大教区的影响力进一步削弱,威慑力已经近乎于无,庇度卡二世之前的诸多努力和威信已经然无存。

  在这样的情形下,已经有多个强势的教区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光明传播之地,尽管如此,中枢此时已经无力阻止。

  值得一提的是,伯利恒主教兰蒂斯顿已经明确获得中枢同意成为独立教区,尽管其主教兰蒂斯顿始终没有宣称自己为“新教皇”,但是并不妨碍信众用“东方的伯利恒教皇”这个头衔来称呼他。

  由于之前法皇艾德里曼的死亡,再加上这次教廷遭受的重创,整个光明阵营的君王除了不为人知的罗澜之外,明面上只剩下了态度不明的征战君主凯特琳娜一人,并不知道黑暗阵营虚实的贵族们人心惶惶,不约而同的扩军备战,防备黑暗国度随时可能到来的下一次的入侵。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黑暗阵营也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光鲜。

  黑暗阵营一方,泰坦君王班多西尼一直是垂死状态,血君主古斯塔夫失踪,不死君主迪洛玛斯更是失踪长久,暗黑君王尤利西斯同样生死不明。不知是什么来历的天谴君主似乎是与光明阵营对立,但却始终没有l出庇护黑暗阵营的意思。

  说起来,他们比光明阵营还要虚弱,看到光明阵营大肆扩军,底气不足他们也顿感紧张,不得不跟着一起招募骑士,打造武器。

  总得来说,由于君王之间的战斗不为人所知,匮乏的信息导致两大势力都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只有各种猜测的答案,双方现在处在一个相对微妙的诡异平衡中,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燃起战火,但实际上谁都害怕对方率先对自己举起屠刀。

  然而两个阵营中不乏一些见识高明的贵族,他们知道,这场君王之间战争或许还没有真正分出胜负,等到尘埃落定,必然有一方会因此而倒下。

  在去年的那场天谴君主入侵战中,伯利恒教区也同样遭到了侵袭,只不过对于防御体系完整的教区来说,数量不多的巨龙们并没有造成多大的破坏。

  而伯利恒主教兰蒂斯顿的归来,更是安定住了慌的人心。

  有传言说,这位主教大人已经是一名君王,但是谁都无法证实,而虔诚的信徒们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意味着伯利恒得到的是君王的庇佑。

  不得不说,伯利恒教区允许异族和平民都信仰光明之神的确是让中部大陆的教区产生敌视,不过他们并没有什么举动。

  一来东部大陆距离他们比较遥远,整个东大陆加上异族也不过只有百多万人口,就算全部都是信众,暂时看来也对总共控制着数千万人口的各大教区毫无威胁;二来随着教廷中枢没落,谁都没有足够的号召力召集起远征军团,凭借一两个教区的力量与伯利恒对抗显然不可能的。

  而第三个原因则最为重要,自然是那个罗澜很可能已是一名君王的传言。这个时候两大阵营的战事看起来一触即发,没有人会蠢到去亲身尝试一下这个传言是否属实。

  前任教皇西狄偌厄和庇度卡二世将罗澜一直挽留在教廷中枢,并派遣大量的神职者去修建神学院,心中其实也未必没有把罗澜的影响力逐渐削弱,从内部取而代之的打算,不过几年过去,效果却并不理想。

  这并不是因为罗澜传言中的君王身份,这毕竟只是近来的流言。

  真正的原因是罗澜一直用末日公会来纵和监视着每一个伯利恒的贵族和手握权力的神职者,包括贝琳达夫人,拉斯特祭祀,甚至莱在内,他们的身边或多或少都有很多双眼睛在yin影盯着。

  末日盗贼团的主要是成员是地下死亡之地诞生的黑暗jing灵和智慧亡灵,虽然千百个亡灵只能诞生出一个智慧亡灵,但是对有着庞大亡灵基数的死亡之地来不值一提。

  这些黑暗生物与罗澜有着jing神或者血脉上的契约,毫无疑问是他最忠诚的部下,其中一部分人他还故意jiā给卡撒布兰多来管理,既利用了对方的能力,又把个杰出的情报官顺便监视了起来。依靠着这些无孔不入的黑暗盗贼们,罗澜哪怕远在教廷中枢,也对北瑟冷中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并时不时通过他们下达一些命令。

  可以说,他本人尽管并不在北瑟冷,但是所有人仍然能感觉到他的意志无处不在,反而更增添了一分敬畏和神秘感。

  而且即便在北瑟冷内部,他也是采取互相制衡的方式,贝琳达只负责管理民政和商业,对于教务毫无ā手权,而同样,神职者也无权伸手到这边,所以几年来拉瑟特等高位神职者始终没能侵占哪怕一点权力。

  北瑟冷城南的居住区,在罗澜还没到来之前,一直是诸多贵族的居住地,随着伯利恒教区的扩张,一些加入教中大贵族已经获得了封地,搬出了城区,在封地建造起了众多的城堡。

  而从地底世界返回后,伊琳娜就一直居住在这里。

  “伊琳娜最近一直都没有回来过么?”听到这个消息,罗澜并没有吃惊,只是皱了皱眉头。

  他的面前,是一名叫做“匿耳”的新觉醒的智慧亡灵,“匿耳”与“小骨”的格完全两样,他一丝不苟的按照着一名下属所应有的礼节恭敬道:“大人,在您回伯利恒一周前,伊琳娜小姐就不知所踪了,我们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公会在大陆各地的驻点也同样如此,想来她是应该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躲过了我们的追踪。”

  罗澜沉思了一会儿,站起身,道:“算了。”

  他走出大眯眼看着外面温暖的阳光,这次回到伯利恒,他有一件极为重要的猜测想向伊琳娜求证,但是如今只能搁浅。

  “伊琳娜,我的师妹,你这是在故意避开我么,还是这本身是在向我传达某种信息?”

  罗澜一路走着,一路沉思着,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先前的推测到很可能是正确的,这或许对他来说并不算是一件坏事。

  忽然,他若有所觉地回过头,发现不远处的塔楼上,窗台上有一株绿草在轻轻飘动着,他的脚步不由顿了顿。

  “大人?”身边的骑士手按剑柄,警惕地走了上来。

  罗澜默然片刻,摆了摆手,道:“走吧。”他的时间不多了,北瑟冷的事情安排妥当后,还有至关重要的事等着他去处理,一切,等到他能够活着回来的时候再说吧。

  随着他的转身离开,一个穿着黑长袍的nv子身影从窗口出现,她苍白的手搭在冰冷的石制窗台上,目注着他的背影一路渐渐远去,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沿着城中大道巡视了一遍,当晚罗澜回到府邸中,将贝琳达,拉斯特,赫达米克等高层一一召来,并宣布了一个堪称惊人的消息:北瑟冷的继承人将是他从大陆带回来的一名小nv孩,继莱和修米王nv之后,如今她是主教大人的第三名弟子。

  对于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nv孩能否成为北瑟冷的继承者,众人都表示怀疑,但是他们却把这个想法埋在了心里,表面上都保持了缄默。

  罗澜无需去猜想他们心中的想法,他对伯利恒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只是他与伦迪特的一战势在必行,这半年时间里,伦迪特音讯全无,尽管他相信在自己这位哥哥和自己的父亲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但这点时间里想成长起来却是不可能的。

  比起伦迪特,他真正顾虑的是另一个人。

  他的老师,死亡君主伯罗休斯。

  即便是现在的他,也并不能完全看透当初教导他的老师,特别是当他知道老师的另一个身份后,他更是一直小心翼翼的谋划,戒备随时可能到来的突袭。

  他相信,罗美尔斯选择退入地下三百年,其中也有躲避老师的意图在内,从这点也可以看出伯罗休斯的强大——罗美尔斯甚至与他联手的想法都没有。

  而在他凯特琳娜的时代,唯一能遏止她的也只有伯罗休斯,正是由于死亡君主的存在,凯特琳娜的很多计划都只能胎死腹中。

  他与伦迪特的一战,他不敢保证伯罗休斯是否会出手。

  他明白,他既然身上有着帕瓦兰和兰蒂斯顿的血脉,走到这一步,那么他迟早会与他的老师产生碰撞。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对于伯罗休斯来说,伦迪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无论他们哪个胜出,都将会是老师的最终目标吧?

  如果不出意外,他与伦迪特的jiā战将在那片时空裂隙中,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回来。所以在此之前,他必须将所有事情提前安排妥当。

  将罗瑞尔确定为继承人并不是他心血来而是因为这个少nv潜力很大,不但是未来最有可能成为君王的人选,而且有着一份执着的信念,即便罗澜十几年都没有回来,她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也能逐渐站稳脚跟。

  至于莱罗澜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弟子能力足够,手段也有,但是野心也同样很大,有他在的话,还能压制住这个弟子,一旦他不在了,北瑟冷很可能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所以罗澜选择一个在北瑟冷毫无根基的人做继承者。

  可罗瑞尔现在还很脆弱,目前末日公会是不可能jiā到她手上的,只能负责暗中保护,但只是这样还不够,她还需要另一个人。

  等所有人告退后,罗澜看着墙角,轻轻敲打了一下扶手,微笑道:“久等了,斯迪克。”

  从yin影中走出来披着黑长发的人影,斯迪克的一只看似没有焦距的眼睛l在长发之外,他看着罗澜,添了添嘴道:“你变得更强大了。”

  “强大么……”

  罗澜玩味的琢磨了一下,随后深沉一笑,道:“只是比凡人强大一点而已。”

  “凡人么?”斯迪克嘿嘿笑了起来。

  罗澜站起来走了几步,缓缓道:“我去西大陆的时候见到了你的父亲,不,准确的说是你父亲的躯壳,或许,你父亲活着的时候才称得上真正的强大。”

  “他?不错,他的确很强大,但是他怕我总有一天会超越他……”斯迪克撇了撇嘴,一丝仇恨的意味从神情中表l出来,“所以他几乎剥夺了我全部的力量,却留给了我近乎无穷的生命,他以为这样我活着会比死还要痛苦,可是我还是活了下来,并且在你的帮助下,我的力量也在逐渐的恢复中,如果他还活着,是绝对不希望看到这一点的,这样说来,他的死或许一件幸福的事情。”

  这一次,龙岛的进攻表面上是被北瑟冷防御体系挡下,但实际上,整整三十七头骨龙和十二头巨龙的灵魂被斯迪克暗中吞噬了下去,使得他的实力又得以恢复了一些。

  斯迪克饶有兴趣地看着罗澜,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敌人会让你这么郑重其事呢?我对这一点很感兴趣,因为我发现单纯以对法则运用的理解来看,这个世界上已经无人可以超越你了。”

  罗澜沉声道:“他不是我的敌人,他是‘它’的敌人。”

  “它”这个词罗澜用了阿bo罗大陆的古语发音,来自深渊的种族斯迪克自然听得非常明白,他的脸也不禁微微一变,iǎn了iǎn干裂嘴道:“是那群自称‘死亡的主人’的人么?”

  罗澜笑了笑,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人类三大上古家族一样,他们的继承人也变得越来越稀少了。”

  斯迪克居然有些遗憾地说道:“是这样么,真是可惜,不知道他们这些人的灵魂会是什么滋味。”

  罗澜重新回到桌案前坐下,他缓缓说道:“罗瑞尔是我新收的弟子,如果我不在,她将是伯利恒和北瑟冷的继承者。”

  斯迪克诡异一笑,道:“无论怎样,作为一个曾经的深渊王子,我先前的用灵魂发誓的承诺不会改变,从约定那天开始,我会为你服务一百年的时间,不过我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罗澜点头道:“请说。”

  “我也很想知道……”斯迪克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罗澜,“‘它’是什么样的存在,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罗澜一怔,随即笑了起来,道:“你会知道的,一定会的。”

  ……

  ……f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