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927章 杀无赦!
小说:魔道祖师爷最新章节  作者:推高铁

  “轰隆隆!”

  在被金尸偶吞噬掉一道雷电后,天空上的雷云也是如同发怒一般,疯狂地倾泻下一道道雷柱,不过却并没有一道顺利地闯过金尸偶的守护……

  这种疯狂的雷霆肆虐,持续了足足将近十分钟时间,方才逐渐变淡,而那恐怖的雷云,也是在一道道惊悸的目光中,徐徐消散。

  “圣丹雷劫果然可怕,这种威力,就算是一些至尊境强者都是抗不下来啊,那具尸偶也太过恐怖了,竟然直接用**扛了下来。”

  见到那徐徐消散的丹雷,在场不少人都是暗暗咋舌,这种级别的丹药,果然不是寻常人能够炼制出来的。

  见到雷劫消散,杨然手一招,将金尸偶收入空间灵戒之中,屈指一弹,一道惊虹,顿时如同闪电一般自其中暴射而出,刚欲远远逃遁,便是被杨然手掌一握,无形劲风将之死死束缚,最后吸入掌心,往玉**之中一塞,丢入空间灵戒。

  “盟主威武!盟主威武!”

  见到杨然炼丹成功,周围顿时响彻震耳欲聋的欢呼之声,众多炼丹师面色涨红,目光狂热地望着前者,这是他们首次见到这种等级的炼丹师,以及炼丹出现的雷劫……

  对于那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杨然微微一笑,手掌轻压,目光缓缓地在灵丹堂那些炼丹师脸庞上扫过,最后目光在林云与吴镇二人脸庞上停了停,而两人此刻也是面色有些不太自然,显然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不敢与杨然对视。

  “诸位,此番本盟主前来灵丹堂,炼丹仅是其一……”

  听得杨然淡淡的声音,全场也是有些鸦雀无声起来,一些人有些坐立不安,似乎是预感到将要发生何事。

  “灵丹堂,乃是联盟一体,与其他堂门并无高低之分,然这些年一些人滋生骄狂之气,视联盟于无物,独自私为,导致内部失和,此为盟之大罪!”杨然的面色,缓缓冰冷,冷喝之声,在每一个人耳边响彻而起。

  “我这里,有一份名单,其上所写,各有罪名!”杨然手掌一握,一卷卷轴出现在手中,然后丢向顾青璃,沉声道:“念!”

  听得杨然沉声,不少人都是战战兢兢,心头发寒。

  顾青璃接过卷轴,美眸冷冷地扫了场中一圈,这上面所记载的人,都是尤为嚣张跋扈,甚至一些还闯出了不小的祸端,但最后却被不了了之的人,以前她顾忌灵丹堂重要性,因此只能姑息,但此次杨然归来,这种顾忌,却是彻底消失。

  “灵丹堂一部,胡固,不听指令,倨位而傲,曾因私事,耽误灵丹送达,导致数百联盟弟兄丧命!”

  “灵丹堂二部,贺圆鸣,暗中私吞联盟药材,被人告发,不知求罪,反伤告发之人!”

  “灵丹堂一部,……”

  听得那自顾青璃嘴中一个个吐出来的名字,那灵丹堂之中的某些炼丹师,脸色瞬间便是煞白了起来,“灵丹堂长老,林云,吴镇,居功自傲,不服调遣,遇战便退,暗中贩卖联盟丹药,私吞其利!”

  当顾青璃最后一句话冷喝而出时,广场上顿时有些哗然,那林云与吴镇面色也是一白,没想到杨然居然真的敢对他二人出手!

  “国有国法,盟有盟规,其上所说,全部按照联盟规矩处罚,无人能免!”杨然淡淡地道。

  “盟主!”

  林云与吴镇猛的站起,怒喝道:“我二人乃是高级炼丹师,灵丹堂能发展至今,联盟能够取得这次大战的胜利,我二人居功至伟,你如今是想要过河拆桥不成?”

  “功不抵过!联盟并非是松散机制,任何人,都不得犯其法!”杨然冷喝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任由灵丹堂这般下去,迟早会造成联盟内乱,因此,真要下狠手,杨然必定不会手软。

  “混账,谁稀罕你这灵丹堂长老,老夫不干了!”

  林云与吴镇面色一阵青一白,片刻后,猛的冷笑道,拂袖而起,大喝道:“这里可有人随我二人走?”

  听得他的喝声,广场上的炼丹师面面相觑了一眼,最后两人的一些亲信以及先前那些被念到名字,知道留下来要倒霉的家伙,都是赶忙行出,全部跟在林云二人身后。

  见到这些人,林云与吴镇也是忍不住得意一笑,望向杨然,开口道:“盟主大人,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告辞了,不必送了!”

  望着那冷笑着就欲转身而走的林云等人,杨然脸庞上,却是突然浮现一抹笑容,缓缓地道:“顾青璃,私自叛盟而出的人,是何等惩罚?”

  闻言,顾青璃唇角也是掀起许些冰冷弧线,淡淡地道:“盟规有规定,凡是私自叛盟而出的,杀无赦!”

  听得顾青璃此话,那刚欲转身的林云等人,身体陡然僵硬……

  听得顾青璃那冰冷声音,林云等人前踏的步伐瞬间便是僵硬下来,片刻后,林云与吴镇猛的回头,怒声道:“怎么?联盟难道还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我等全部杀了不成?”

  杨然双手负于身后,目光淡漠地望着眼中透着许些惊惶的林云等人,淡淡的声音,在每一个人耳边响彻:“联盟,有着属于它的规矩,这里,并非是什么松散组织,若因故有人要退出联盟,自然可行,但是,犯了事,便想以此为借口来逃避严惩,你未免也将联盟看得太过儿戏,未免将这联盟中所有的盟友太不当回事了吧?”

  “这些年,你二人嚣张跋扈,乱我灵丹堂,令联盟内部人心不稳,此乃大罪,一句退出便可了事的话,那我联盟日后,岂不是只要犯了事的人,退出联盟便可安然离去,那我联盟,还有存在的必要?”

  杨然面色冰冷,心头杀意越发浓郁,这二人,完完全全就是蛀虫,今日如果任由他们安然离去,那联盟的那一条条规矩,也是成了笑话,而若是开了此次先河,日后,还如何服众?

  听得杨然那冷然厉喝,广场上那些灵丹堂的炼丹师也是低下了头,这些年他们的确是因为联盟那种独特的地位而滋生了骄狂,如今被杨然这通冷喝,顿时间便是汗如雨下。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