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四百三十六章
小说:恶女休夫最新章节  作者:柔锦

  话音未落,只听得门砰地一声被推开,兰陵带着风大步走了进来。

  “放肆!”老太太却立时瞪起眼来,手指着兰陵道,“谁这么没眼色放她进来的?”

  齐国公见兰陵面色绯红,新月眉高挑,桃花眼立起,这是动了大怒了,当下暗叫不妙。

  果然兰陵目不斜视直冲着老夫人而去,上前突然扬起手来,只听“啪啪”松脆的两下,一气甩了两个耳刮子!

  旁边丁婆子早见兰陵气势不对想要拦阻,却被黄嬷嬷抢前一步架推了开去,一屁股栽倒地上。

  黄嬷嬷宝刀未老地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这么久不打架了,手生了不少。

  这等突变,令老太爷惊得愣了下,呵斥道:“混账!”

  “混账的是你们!”兰陵的手指戳到老太爷和老夫人的鼻子,高声道:“本宫嫁进这国公府也有三十来年了,身为长公主,几时摆过天家的架子?哪一日哪一时不是敬着你们,事事宽容忍让、不多作计较?不然,这府里真有这样的太平日子?可你们倒好,本宫越谦身份越退让,你们却一再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如今更纵得你们心如虺蜴,竟连本宫的儿子都要害!你们两个!都给本宫滚下去!”

  刑四老爷与刑五老爷瞬间黑了脸,可到底心存顾忌,刑四老爷无赖道:“大嫂,你怎可如此无礼,目无尊长胡言乱语,凌虐老弱,这是想杀婆母吗?”

  兰陵闻言,直“呸”了声道:“老四!你不要让我说你,你自己做的好事自己心里清楚,若不是你兄长帮忙兜着,你早就被下大牢早死了十回八回了!”

  刑四老爷脚尖一动,虚侧着身子眸光在低处闪烁:“你疯了吧,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登时被齐国公呵斥着截断话头:“老四,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兰陵赤红着眼圈对齐国公道:“国公爷,你可知道他们两个对莲湖做了什么?!莲湖去了一趟凉州府,他们不惜重金在外头买了五千杀手伏杀莲湖!五千凶徒!这天底下有这样歹毒的祖父母吗?他们看着莲湖活得好好的,却一心想弄死他!”

  说着,气得发抖地指着老太爷与老太太:“今儿个,你们两个若不给我一个解释,这事儿没完!”

  在场的,或有不知就里的,无不纳罕温和大度的兰陵竟也有忿忿不平而咆哮失态的时候,但更讶然失色于老太爷和老太太恶毒的程度。

  知情的如刑四老爷,也理亏心虚,目光更是躲闪,或有如刑五老爷一般,横竖总有立场,倒也坦然无奈:“大嫂,凡事有因必有果,一命抵一命,老太爷老太太此举不过是大义灭亲清理门户,需得给合族中人一个交代。老太爷老太太也是没有办法,他们其实也不想的。”

  说着,堂堂正正地厉声喝问:“大嫂如此不问情由,不分皂白青红,辱骂公爹暴打婆母,岂不知何为罪过?!不怕天打雷霹么?!”

  兰陵上前两步迫视着刑五老爷,还以“呵呵”两记幽冷的笑声:“情由?!你的意思、锦衣卫拿错了人?你的意思、刑炳时并没有贪污江城的赈灾银子?你的意思、是有证据证明他的清白可替他翻案?!”

  问得刑五老爷只能移目不屑地答道:“那也轮不到他将炳时哥推上断头台,且他只不过为给一个下贱的婢女出气,便不顾族亲的死活,这不是他该做的事!”

  “你们一口咬定是莲湖告发的刑炳时,拿出证据来!”兰陵轻蔑地道,然而她根本不再与刑五老爷扯皮,便又返身走到老夫人跟前去抓老夫人的衣领,“你这个心术不正的毒妇……”

  说时迟那时快,老太爷身后突然闪出一条冷峻的身影,一柄利刃晃过雪亮的寒光朝毫无防备的兰陵刺去。

  齐国公虎啸乍起,却被刑五老爷拿薄刀架在项上,刑莲舟纵身跃起,与刑莲歌几乎同时袭向刑五老爷,而就在前一刻,刑莲湖身形已动,手中军刺“当”地险险挑开暗卫划向兰陵脖颈的尖刀。

  兰陵只觉脖间一寒,眼前已多了个黑衣人,瞬息间又被刑莲湖隔挡在身后,晃眼之下回过神来,自己方才在鬼门关外已绕了一圈。

  “莲湖哥哥。”随着门口李小仟震惊的娇喊忽起,又有三名黑衣暗卫突然现身,刑莲湖乘隙回眸之时,混乱之中隔着几道粗壮矫健的身形,被挡住了视线,只见暗影浮滑,之风熟悉的身影从头顶掠过,骤然又闻之萧的厉声喝叱。

  刑莲湖冷酷地结果了两个暗卫迅速扑向门口时,灯火下,李小仟一双娇艳的杏眸定定地看向他,切切如水的眸色尚暗含令人心碎的不安,胸前惊心地插着一柄没了半截的匕首,旁边刑含璘被之萧一刀插在喉咙上直直地倒向地下。

  李小仟浅杏色顾绣的春衫上洇染出一团刺目的血迹,微雨斜飞的双燕在落英的桃枝上掠过,桃花灼灼的红色却已被鲜血盖过。

  她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军刺从手中滑落,刑莲湖几乎不敢置信地上前一步轻轻拥过她的身子,然后扑通一声双膝相继跪倒在地。

  “仟儿……不要,”刑莲湖快速封住了她几处穴道,几近颤抖地大声喊道,“快,快去请太医!快!”

  身后响起暗卫劲疾的衣袂声,刑莲湖根本已经察觉不到。幸而那人被之风凌空一刀划拉了半个身子,死状奇惨。

  之萧人影在门口一闪,已然消失在暗夜的风雨之中。

  老太爷怒叱如吼:“拦住她!杀了她!”

  一声令下,院中登时火光冲天,埋伏已久的数百军士突然间如水般涌入大堂。

  “老大,让出你的爵位,否则怨不得我不讲父子情面。”老太爷得意的目光扫过魂不守舍的刑莲湖与生死未卜的李小仟。

  刑莲舟浑身冰冷,沉稳如斯,他也突感无力,被老太爷蠢到哭都哭不出来:“老太爷,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老太爷并不知道,老太太也已从方才的胆战心惊之中恢复过来,这么多的军士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与底气,看见倒下的李小仟她更是感觉一阵从未有过的战栗的狂喜:“大房今儿只能活一半下来!不过也别高兴得太早,你们没的选!”

  早晚都得死!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