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二百六十六章:黑山城城主府前 新
小说:剑曲神魔最新章节  作者:元肖子

  施南风虽然没有立即死亡,但生命迹象已然见底了,可是他不甘心,他不想死,他是一个有梦想的人,他的梦虽然遥不可及,但那却是自己前行的动力,生存的助力。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警告自己,要活着,要活着,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正是因为这样不想死去的意志力,他吞下几颗恢复性的丹药。但是他身上携带的丹药,只是可以帮助自身境界范畴伤势见效的。可他身上的伤势,却是高自己一个大境界的剑魂境界所致,这样一来,那药效就微乎其微了。

  可是无论如何,他都要回去面见蓝冲,因为他觉着,他现在的生命里,似乎只有蓝冲这个人是他值得去信任的。

  所以,他一定要回到黑山城,去见蓝冲,或许只有蓝冲那样简单纯朴的人,才能搭救自己的性命的。

  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他的命的确是蓝冲救回来的。

  然而,就在施南风伤势将要痊愈还没有痊愈的时候,有人找上了门。

  此行一共七个人,赫然都是剑魂境界的。

  他们来到黑山城城主府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人,要的就是施南风。

  因为死去的那三个人,正是他们帮会的人。

  他们扬言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黑山城的城主府内除了蓝冲一个人外,还有三十几号人,都是刘家门生,他们的境界一般都在剑客到剑印境界间,剑魂境界的则是一个都没有。

  但是,为了城主府的威严,他们自然不能让人在此猖狂放肆的,所以,纷纷戒严,严阵以待。

  来行七人,仗着自身境界高其一筹,不留一点情面的样子,骂骂咧咧,凶凶巴巴。

  一人叫道:“老子已经查出来了,杀我帮会成员的那小子,就在这里养伤,赶紧把人给我交出来,否则的话,休怪我等杀人不眨眼,剑下无情了。”

  刘家一年轻人,也是年轻气盛,面对强敌,毫不示弱,当即还口叫道:“大胆狂徒,我刘家的威严,岂是尔等鼠辈可以轻贱的?我劝尔等速速离去,不然,定叫你们尝尝刘家的厉害不可!”

  “呵呵!刘家?你刘家很了不起的吗?老子早就调查过了,你们刘家的家主,也不过剑灵境界而已,而且你们整个刘家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是剑灵境界。啐!真是搞不懂,一个小小的剑灵境界,竟然可以在听心城内苟延残喘到今天,而且赫然还是什么第一大家族的架势。”

  “我告诉你,你可给我听好喽,老子是‘白水帮’的,乃是白水城最大的帮会,我们帮的帮主大人,乃是剑王境界,我们的副帮主,也是剑王境界。嘿嘿,就算你们刘家的背后有靠山罩着,但是惹毛了我们帮会,照样给你灭了你信不信?啊?信不信!”

  “什么白水帮黑水帮的,少在这里大言不惭了,我们刘家的名号,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虽然现在有些没落了,但也不是尔等这些小鱼小虾可以挑衅的,我再好言警告一次,速速离去,不然,后果自负!”

  “哼哼,你小子可以啊,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我示威,你是不是很强啊?不知你有没有胆量出来和我过两招呢?”

  “好啊,既然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又怎么好拒绝你呢。”

  说罢,两个年轻人出列对阵。

  二人拔剑相向。

  那名剑魂境界的青年人,想要给刘家的那个少年郎一个下马威,所以,一出手就是狠招。

  这个刘家的人名叫刘秀,长相清秀,脑袋聪颖,乃是刘家的嫡系子弟。

  刘金胜很喜欢他,所以叫他跟着蓝冲,让蓝冲照顾着点。

  蓝冲虽然还是一个凡夫俗子,但战斗力那可不是盖的,他的强大,早就得到了这些跟随他的人,一致的认可了。

  而蓝冲在有空闲的时候,就会对这些人指点一二,并且将自己身上的剑法,逐一拆解,倾囊相授给了他们。

  蓝冲在失忆以后,只记得剑法招式,随心所欲,威力无穷,但却忘记了它原本的名字。

  所以,蓝冲只好重新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风神剑诀”。

  这套剑法的气场,蓝冲觉着,只有这样的名字才能匹配。

  “在下母高山,还请赐教!”

  “在下刘秀,请赐教!”

  二人互通名姓,便犀利冲锋,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始一交手,母高山就拜了下风。

  他的剑断了,他的肩膀也被一剑刺穿。

  刘秀出手迅疾,攻击果断狠厉,一剑刺中母高山的肩膀,便迅速抽离,撤退到了安全距离。

  母高山肩膀中剑,一阵惨痛,一声惨叫,他也非常果断的后退了一段距离。

  他的眼神凶狠的看着刘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对方是何等境界?竟然一个照面就可以伤了自己。

  他这还是手下留情的结果,刚才交锋的刹那间,如果他想要杀了自己的话,估计自己早就身首异处,一命呜呼了。

  难道他的境界要高出自己很多的吗?

  自己可是剑魂三品啊,能够一招伤了自己的,甚至可以夺去自己姓名的,那么他的境界定然在剑灵境界以上了。

  母高山咬着牙关,试探性的问道:“难道,你就是刘家的家主刘金胜不成?”

  刘秀道:“你的记性可真是差劲呢,我刚才已经跟你讲过了,在下刘秀。刘家家主刘金胜,是我的三叔。”

  母高山听罢,自觉羞愧,因为刚才的问题,的确是一个脑残的问题。

  可也正是这个脑残问题的始解下,他才恍然大悟一件事情。他刘家强大的人不止他刘金胜一个人,不谈其他,对面就多了一个。

  没错,他的境界一定在剑灵境界以上的,要不然,刚才的对决下,他根本不可能做到可以伤害自己的。

  不甘心之下,他再次开口问道:“你是什么境界?”

  刘秀也不隐瞒,道:“你想知道我的境界?剑印一品。”

  此言一出,母高山差点胸口翻涌之下,喷出一口老血。

  什么!你爸爸的,你跟我在这旮沓开玩笑呢?这是国际性的玩笑吗?

  老子我可是剑魂三品境界的修为呢,你一个剑印一品境界,竟然可以伤我,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我?

  你忽悠我是个三岁小孩儿不成了?

  在母高山受伤后退之际,那六个人早就围了上来,将其保护了起来。

  此时刘秀的言辞,不但让母高山受惊不已,那六个人也是颇受震惊,他们都齐刷刷的看着刘秀。

  于是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在下宫下河,剑魂四品,想要和阁下过两招。”

  刘秀听罢,摆摆手,剑尖所向,指着宫下河道:“你也想试试啊?好啊,出手吧。”

  先前有了母高山吃了败仗的教训,这个叫宫下河的青年男子不再马匹大意。

  他意志力集中之下,赫然爆发了自己身上的魂力精华,但见他全身都被青色的光华所笼罩,后背也浮现出了四把青色的魂剑。

  果然,他的行为证明了一件事情,他比先前那个叫母高山的人强上一筹。

  然而,刘秀则是平静对敌,他也不爆发什么魂力了,他知道,魂力对决之下,他没有丝毫胜算的。

  所以,他只能将魂力转化为力量,然后动用蓝冲传授给他的那套威力无穷的剑法“风神剑诀”。

  刘秀的领悟能力很是不错,他几乎已经完全参悟透了“风神剑诀”的奥义。

  平凡的剑诀,其中却是蕴含着恐怖的杀意,这让他以及有幸学过的人都是倍感兴奋的。

  宫下河所觉醒的乃是双元素奥义,一种是金属性元素,一种是风属性元素。

  力量与速度的结合,让他的成长很是顺利,尤其是对敌的时候,向来都是得心应手。。

  但见他眉头一皱,就发动了攻击。

  只见他身体那么一抖,就出现了四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四个方位,四者间的距离乃是相同的,他们将刘秀围困在中间,随即是四个人一起发动攻击,四把剑,都对准了刘秀的心脏部位。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