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四百五十二章 拒之门外
小说:我的海克斯心脏最新章节  作者:可能有猫饼

  我的海克斯心脏正文卷第四百五十二章拒之门外皮尔特沃夫和祖安的香盒都是抗氧化金属外盒,所以这不是来自伊泽瑞尔的家乡。

  恕瑞玛是香料大国,但香料是用来做调味品的,花草精油才是香膏的主要成分。

  德玛西亚的海产资源少得可怜,一般很少用贝壳做装饰。

  弗雷尔卓德人根本不可能来到暗影岛,而且这精美的贝壳和这份香味证明这香盒必定价值不菲,那里也估计没有什么人用得起这么贵的奢侈品。

  那么剩下的就只剩下比尔吉沃特和诺克萨斯两个地区了。

  不过杰诺并没有多深入了解海洋生物学,最后分辨不出这贝壳是具体哪个地区的品种。而且因为是贝壳做容器的原因,没有人会蠢到在贝壳外面刻出产地或商标商行之类的蠢事,这样只会破坏它天然的美感。

  但香膏中一条黑色的线引起了杰诺的注意。

  起初他以为这是一条头发,因为打开香盒在脸上涂抹的时候掉跟睫毛进去很正常。

  但他因为好奇刮了一下,才察觉这个“睫毛”居然是硬的。

  仔细一看,他发现这种一种节肢动物身上的绒毛才对。

  但绒毛不可能长这么大,因为它会因为承担不起自己的重量而弯曲。

  所以想要变长的同时就要变硬!

  那么,是怎么样的节肢动物才会长出又长又硬又粗的绒毛呢?它的体型一定很巨大!

  结合着这个人外来者的身份和红黑配色的长袍,杰诺脑子里瞬间闪过了两个魅惑的身影。

  “不会吧!这么巧……”杰诺忽然抬头对着约里克说道:“快救他!不能让他死了!”

  “你改主意了吗?要和他一起离开这里。”约里克问。

  暗影岛是他一个人的牢笼,他不想任何生者被他埋葬。

  “不,我只是有事情要问他,你给他滴一点生命之泉让他不要那么快死去,能开口说话就行了。”杰诺并不想救这个人,这个人如果活着离开必然会导致他的消息被某些不怀好意者过早的注意到,这说不定会给他以后在诺克萨斯的出行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巫灵之战早已让他成名,但他并不想他已经变成一坛浑水的生活再次被注入漆黑的墨水。

  从约里克的视角来看,这个人的确是活不长了。

  因为他看见了黑雾在拉扯着灵魂,看不见的灵魂在无处不在的诅咒里化作了雾气,呈现出双螺旋的梯子形状,被某种惊骇之物吸入。

  他刚想照做,但旁边的黑暗在听到杰诺想要解除破败之咒时便早已酝酿许久,此刻更是按捺不住了涌动的暗流。

  黑雾中传出了某种声音,一种近乎雄浑而又惊悚,宛如万千怨鬼同时在你耳边既尖叫又低语的声音,只有约里克听得到这声音,它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在传达着无尽的恶念。

  “不要救他!让他死!让他加入我们的!黑雾会接纳他的!别管他了,也别听他们的话,扔掉它,让他们都加入我们我们将合而为一!”

  “闭嘴!我不会杀人的!”约里克朝着黑雾大声呵斥道。

  他之所以能够流利的说话,就是因为总有这么一个声音时不时的骚扰他,他只有回应它才能获得短暂的平静。

  约里克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对话,更富有哲理的话他也对黑雾说过。但诅咒就是诅咒,黑雾带给他最多的,仍是那份亘古不变的蛊惑。

  “抱歉,我只是见到活人太兴奋了……”约里克意识到有人听到了他的日常对话,他觉得自己这副自言自语神经兮兮的作态一定会让他产生什么误会的,于是随口编造了个理由向杰诺解释,并没有透露出一直困扰着自己的声音的存在。

  哪知道杰诺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冷静,他脸上波澜不惊,表示理解的说:“我懂我懂,一个人孤单的遍地鬼魂的岛屿上住了数百年,不做出点超乎常人的举动那才叫奇怪,换谁来都这样。”

  “谢谢你的理解,岛屿会记住你的。”约里克对杰诺的好感度大大提升。

  他之前仅有的几次遇到活人,都是他从海岸边的亡灵堆里捡回来的奄奄一息的将死之人,往往还没背会医馆就死在他的背上了。

  然后他会好好的埋葬他们,运用与生俱来的阴阳眼与还未堕落的灵魂交流,让其安息,然后利用诅咒让雾行者从坟墓中拔地而起!

  只有刚死之人才能转化为雾行者,这也是雾行者动作比一般亡灵敏捷许多的原因,血肉并没有僵化;同时也是它们如同傀儡的原因,因为它们没有灵魂,只有躯壳。

  他虽然能指使那些弱小的、没有留下多少灵智的弱小亡灵,但都没有雾行者那般听话又好用,最关键的是只听自己的,不会被其他强大亡灵左右。

  而雾行者制作不容,没有活人补充,这些亡灵中的“精英怪”用一只就少一只。

  而需要安息的前置条件也让他得尽可能的去满足将死之人的遗愿,他不能杀人,因为被害者的灵魂是绝对不会原来施害者的。

  他曾想组建一只雾行者大军反攻暗影岛深处,但又因为种种原因不断折损,而现在他就只剩下门口四只雾行者还没退役了,其中还有一只断了胳膊。

  清除诅咒的的路越走越长,而他能所做的除了不停的派出普通亡灵去到暗影岛深处带回情报,救只剩下无尽的等待了。

  而杰诺的到来就像雪中送炭,让他可以不用在抵抗着死亡拼命的熬下去。

  正当他想按杰诺的指示救下这个伤者,并与杰诺分享他现有情报的时候。

  四发纯白的光弹轰然而至,无比精准的洞穿了他仅剩的四只雾行者的脑袋。

  “群岛……恸哭!”他感到了悲痛,这些丑陋而听话的生物曾经可都是一个个活人啊!是陪伴了他度过漫长黑暗岁月的兄弟啊!

  他伸出手,医馆中的黑雾再次躁动起来,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这一次,周边无尽的黑雾都向这房间疯狂的涌了进来!

  “别这样,约里克,这是误会!”杰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想来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才对。

  “即使拿着光明的武器,你们却做着比死亡还有阴暗的事情,既然这样,谈判结束了。”

  约里克用嘶哑的声音回应,没有理会杰诺的挽留,径直冲到后门前,用肩膀顶住门板,用全身力量靠了上去。

  厚重的橡木蹭着寺院的石砖隆隆作响……

  然后一声严丝合缝的契合声传来。

  约里克躲了进去,而杰诺被拒之门外。

  “让你们见识下暗影岛的惊骇之物吧!”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啸传近杰诺的耳中,如同万鬼齐泣!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