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57章 借刀杀人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傍晚,当陈啸庭已经深入梦乡时,却被外面一阵敲门声给惊醒。

  起床开门的是陈啸林,因为他所在的房间离院门最近,所以陈啸庭还是可以舒舒服服躺在床上。

  可没等他睡着,便见听陈啸林敲他房门道:“大哥,找你的!”

  陈啸庭心中狐疑,问道:“谁找我?”

  陈啸林答道:“不认识,但他说有重要的事找你,看样子很急!”

  无奈之下陈啸庭只得起身,但他却想不到这时还有谁来找自己。

  点灯穿好衣服后,陈啸庭便拿着灯出了房门,便看见陈啸林拿着灯站在院内,旁边站着一个畏缩的身影。

  没等陈啸庭看清这人是谁,便见他上前道:“陈校尉,是我啊……高用!”

  “高用……”陈啸庭念了一遍,在看清楚对方的脸后,才想起高用是谁。

  陈啸庭便道:“这么晚了,你找我何事?”

  高用此时兴奋得不得了,便道:“大人,要出大事了……”

  随后,高用便将今晚上发生的事讲了一遍,陈啸庭的没有也由舒转紧。

  “张武说明晚动手?”陈啸庭问道。

  高用点了点头,然后道:“在下亲耳听他说的,过了明天晚上飞黄腾达的日子就到了!”

  陈啸庭是真的震惊了,原来兔子急了真的会咬人,谢平他们居然敢对自己下黑手,诛九族都吓不住他们。

  但陈啸庭转念一想,只要谢平等人操作得当了,天衣无缝杀人后收获也很大。

  见陈啸庭没有反应,高用便急道:“大人,白莲教的人就在坊市仓库,您现在就可以带人去捉拿!”

  高用的建议确实可行,但陈啸庭却不准备这样简答处理,他要将计就计。

  于是他从怀里拿出五两银子,然后道:“这是给你的酬劳,回去该干嘛干嘛,把今晚的事忘了!”

  一见五两银子,高用顿时喜笑颜开,暗道陈啸庭真是财大气粗,比张武那厮大方多了。

  “是是是,小人这就回去,不打搅大人您了!”高用再三行礼后,才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待他走远后,站在一旁的陈啸林才道:“大哥,要不要我喊人帮你捉拿白莲教逆贼?”

  陈啸庭伸了个懒腰,然后道:“这事儿你不用管,休息去吧……我自有办法收拾他们!”

  见自己大哥不慌不忙,陈啸林也不多说,关好院门后便回房休息去了。

  “五两银子买了这个消息,还真是划算!”陈啸庭哂笑道。

  五两银子足够五口之家小半年用度,是张武所给赏钱的一百倍,也难怪高用那么高兴了。

  …………

  七月二十六,天气依旧如往常那般炎热。

  夕阳西下,熬过一天的热浪侵袭,城内的温度才降下来了些。

  这时候酒楼的生意就好了起来,忙碌了一天的男人们,仅有的一点儿乐趣也在此处。

  邀上三五朋友往酒楼一坐,点上三五小菜,配上一壶酒就能聊开。

  所以,不管在那个世界,餐饮都是最繁荣的行业之一,这是陈啸庭此时的感慨。

  他现在就在白水街的一处酒楼包厢内,一个人喝着酒,同时也是在等人。

  等来杀他的人,和替他被杀的人。

  酒楼对面是一处茶社,相对来说清幽不少,是个谈正事的好地方。

  而茶社顾客较少,也更适合杀手杀人,是陈啸庭选的杀人现场。

  昨晚上高用来告密后,第二天上午又带了更劲爆的消息。

  为将自己撇出去,张武让高用二人负责传递消息,简单来说就是给白莲教的杀手当导航。

  原本陈啸庭还想着布下埋伏,将白莲教的杀手活捉,然后坐实三才会勾结白莲教的罪行。

  但有高用这么个情况,陈啸庭就改变了主意。

  三才会的人想要借刀杀人,有了高用这两个内应后,陈啸庭也想借这柄刀杀人。

  于是事情就简单了,陈啸庭授意高用去联系白莲教的杀手,让他把人带到对面茶社。

  而最关键的操作是,陈啸庭让王三响去找王有田,以谢平的名义邀请他喝茶谈事。

  听到这里大家就明白,陈啸庭是要借刀杀王有田。

  就在此时,一个包厢门口传来一个声音道:“小子,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功夫请我喝酒?”

  这声音陈啸庭再熟悉不过,他起身迎接道:“总旗大人,不管生活多困难,喝酒这事儿却不能耽误!”

  在酒楼出看戏的同时,陈啸庭还把张震山给请了过来,为的就是给自己作证,王有田的死和他没关系。

  于是乎,在起身迎接的同时,陈啸庭也在心里向张震山说了声抱歉。

  平日张震山也没什么事,有事都是手下人去办,所以空闲时间大把,陈啸庭发出邀请他就来了。

  但这也是陈啸庭面子足够大,其他校尉可没这本事,随时能请总旗官喝酒。

  两人落座后,闲聊几句便喝了起来,但让陈啸庭疑惑的是,张震山没有过问他和三才会的事。

  于是陈啸庭主动问道:“大人,我在西城闹出这么大动静,衙门里怎也没个说法!”

  张震山吃着菜,随口道:“谁知道,我不清楚!”

  这显然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陈啸庭也不强问,只要没人干涉他就对了。

  “大人,您从卢阳城离开时,千户大人就没和你说什么?”陈啸庭又问道。

  张震山瞥了他一眼,道:“莫非还要千户大人给你带个话?”

  他只是随口一说,但谁知道陈啸庭还真就这么想的。

  “小子,你怎么闹腾我不管,但你自己却得想好日后怎么收场,一旦败了你也就完了!”张震山郑重道。

  他很看好陈啸庭的,不希望他就此夭折,但周文柱不让他插手此事,张震山也只能口头告诫。

  陈啸庭点了点头,然后道:“大人,属下心中有数!”

  张震山则道:“那就好,别让我们失望……”

  没等陈啸庭想清楚张震山口中的“我们”还有谁,便听对面茶社传来喧闹声,同时还伴有人的惨叫声。

  两人同时放下酒杯,随即透过窗户我那个对面街道望去,便将茶社里有人仓惶逃出。

  这些人满脸惊慌失措,一边跑还一边喊道:“杀人了,杀人了……”

  杀人了……听到这三个字张震山霍然起身,然后对陈啸庭道:“走,去看看!”

  眼下两人都是着便服,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的,但张震山还是选择去现场看看。

  不管怎么说,陈啸庭还是很佩服这位的敬业精神,然后他也跟着张震山下楼而去。

  但和张震山不同,陈啸庭却是去看是不是王有田,并确认王有田是否死了!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