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65章 郑家有宴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当陈啸庭带着陈小玉回到家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但到了家中,却没闻到期待中的饭香,让陈啸庭心生奇怪。

  陈小玉跑进院子里便大声问道:“娘,怎么没做饭啊!”

  高二娘从正堂出来,此时却是一身新衣服,一边走一边道:“吃吃吃,就知道吃!”

  “你郑叔过了说了,让去他家吃饭!”

  陈小玉哦了一声,然后便进了自己房间,显然也是要换身衣服,今天放风筝出了汗的。

  当初陈啸庭要进自己房间,经过高二娘面前时,却听自己老妈嘀咕道:“钓了一下午也没见个鱼影……”

  陈啸庭不由想笑,但还是不想惹自己母亲,便直接进了自己房间。

  …………

  陈啸庭一家五口走在大树巷里,正是在去郑家的路上。

  两家相隔不远,步行也不过两三分钟的样子。

  “爹,郑叔怎么突然请咱们吃饭?”陈啸庭不解问道。

  实际上陈大用也很茫然,便猜测道:“可能是……他高兴吧!”

  对这个答案陈啸庭有些无语,却也知道问不出些什么。

  但是说实话,陈啸庭是不想去的,毕竟那里有个郑萱儿等着自己,最难消受美人恩。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郑家院外,陈大用敲门后,便郑家长子郑定开门迎客。

  “陈叔来了,快请进……都等你们多时了!”郑定大开院门道。

  陈家人才走进院内,便见郑简从里面迎出来道:“老陈,怎么来的这么晚?”

  陈大用则道:“孩子们有些事耽搁了,教你久等了!”

  “来来来,咱们进去说……”郑简牵着陈大用衣袖道。

  但实际上,进了正堂的只有陈啸庭负责三人,还有郑简父子二人。

  高二娘和陈小玉,都去了厨房帮忙。

  由此陈啸庭也猜测,那个对自己异常热情的郑家妹子,想来也在厨房忙。

  可谁知想什么就来什么,便见外面一身姿曼妙的女子,拖着盘子进了屋内。

  不用猜陈啸庭便知道,这是郑萱儿来了。

  果然,便听郑萱儿道:“爹,还有几个菜……你和陈大哥他们慢慢吃!”

  郑简不由瞥了自己女儿一眼,以前都是叫自己和陈大用慢慢吃,先却将老陈换做了小陈。

  暗叹了一声女大不中留后,郑简便举杯道:“来,咱们先喝一杯!”

  众人一饮而尽后,便开始闲聊起来。

  陈啸庭之前还问郑简为何请客,但现在看来还真仅仅是因为老郑高兴。

  俩老头儿叙了些旧后,便听郑简道:“要我说啊……还是啸庭年轻有为啊!”

  若是以往郑简说这话,旁边郑定肯定会有不以为意的表情,但现在他是心服口服了。

  虽然也觉得自己年轻有为,但陈啸庭还是知道自己该谦虚一下。

  可没等他开口,陈大用则道:“这小子就是会闹腾而已,让人不省心啊!”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酒后之语,但却让陈啸庭心中有些触动,陈大用的担忧正是对子女深沉的爱啊!

  原本还想插科打诨两句,陈啸庭也全无意愿,而是就杯中酒一饮而尽。

  随后,便听郑简道:“啸庭,你……跟着张总旗查白莲教的事情,最近可有眉目了?”

  陈啸庭不由摇头,道:“大海捞针,难有所获啊!”

  郑简点了点头,这并不值得意外,于是他便道:“怕是只能强行结案了!”

  对此事陈大用也有了解,此时也道:“没错,杀了锦衣卫的白莲教逆贼必须抓住,案是一定要结的!”

  这里的结案可不等于破案,所谓强行结案就是……直接找个人安上白莲教逆贼的罪名,然后从快从重处决。

  锦衣卫作为天子亲军,是不可能容忍属员被杀而凶手却逍遥法外的,必须要给天下一个交代。

  郑简作为百户周文柱的心腹,此时说出这番话来,就说明八成定了。

  于是陈啸庭便问道:“却是不知,那倒霉之人要从何处找?”

  郑简摇了摇头,道:“那就是张总旗的事了,就看他怎么想!”

  陈啸庭不由默然,这就是光明正大的草菅人命啊!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郑定却道:“爹,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听到儿子问这话,郑简真有扇他一巴掌的冲动。

  就郑定这样幼稚的想法,还好意思拿自己和陈啸庭比,作为父亲郑简都臊得慌。

  还是陈啸庭缓缓道:“郑兄弟,这本就是个吃人的世界,不会有人怜悯咱们,咱们也无须去怜悯别人!”

  “当然,总旗大人要结案,肯定也会选那十恶不赦之人!”为了照顾郑定情绪,陈啸庭如此说道。

  谁知郑定又问道:“难道不能去府衙死牢里挑人,这样不就两全其美!”

  看着自己儿子如此天真的话,郑简真有一巴掌扇过去的冲动。

  本来强行结案就是无奈无能之举,去知府衙门要人是要搞得人尽皆知吗?然后让那帮本就不对付的士人横加讥讽?

  陈啸庭是真不知该怎么说了,只能含糊道:“此事总旗大人自有计较,那里轮得到我等操心!”

  郑定还想要说什么,郑简则立马止住他道:“来来来,别只顾着说话,喝酒喝酒!”

  说这话的同时,郑简也在心里打定主意,往后得好好调教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

  月上柳梢头,当桌上杯盘狼藉之后,几个男人都已是醉醺醺的。

  五个大男人便坐到了院子里,喝醉了一样也可以胡天海底的聊。

  陈大用和郑简坐在一起,陈啸庭郑定还有陈啸林则坐在一起。

  “陈兄弟,以往……我不服你……”

  “可经过这么些事后……”郑定伸出大拇指来,接着道:“老弟……服了!”

  陈啸庭酒量不错,此时只是微醺,便摇头道:“前路还长,有什么服不服的,日后郑兄也能干出一番大事业的!”

  郑定听了连连点头,语无伦次道:“对,干大事业……咱们,进去接着喝!”

  “还喝呢,也不看看自己酒量……”郑定身后传来少女的声音道

  陈啸庭心头一紧,郑家姑娘方才一直不在,怎么又出现了。

  对自己哥哥态度不行,但郑萱儿来到陈啸庭面前后,又是另一番情形了。

  只听郑萱儿很是温柔道:“啸庭哥,喝点茶醒醒酒!”

  陈啸庭有些不自然,郑萱儿长相自然是不差的,但此时却让他想起了白天城外那道倩影。

  郑萱儿还以为啸庭哥看自己看得痴了,顿时满脸羞涩扭头,发下茶杯后便小跑着离开了。

  恰恰这情形被院子里两个老头子看见,两人不由对视一眼。

  郑简想了想后,便悄声对陈大用道:“老陈,之前我不是说过让我两家亲上加亲的事……你看,怎么样?”

  陈大用点了点头,道:“萱儿这姑娘不错,我是没什么意见!”

  郑简原本以为这事定了,谁知陈大用又接着道:“但还是得看啸庭的意思,他是个有主见的孩子!”

  这话陈大用还想表达的意思是,自己儿子本事不小,可不一定会听他这当爹的。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