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67章 雨夜行1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求投票啊各位,成绩有点儿差!!)

  九月初九,重阳节。

  原本是该举家登高的世界,但手上接了差事,陈啸庭却只能沦落在路途上。

  经过三天赶路,他们一行二十人终于来到了陈家集,这个并不很大的镇子上。

  这几天一直下着雨,所以镇子上并无多少新人,陈啸庭他们的出现也没引起多大波澜。

  雷雨交加之间,夜色逐渐笼罩镇子,但镇上最大的酒楼却还很热闹。

  里面喝酒划拳的足有七八座,倒是与外面雷雨相映成趣。

  今天生意还算不错,掌柜的心里美滋滋的,没有什么比赚钱更让人开心了。

  就在此时,却听客栈门口传来一个冷冰冰的生意道:“掌柜的,可有酒菜?”

  又有生意上门了,掌柜的笑得合不拢嘴。

  但当他把目光转向客栈门口时,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整张脸也在闪电映照下显得忽明忽暗。

  此时,客栈门口出现了十几号汉子,皆头戴斗笠身着官服,腰间佩刀让他们看起来煞气腾腾。

  在电光照耀下,陈啸庭等人官服上的豹首显得异常狰狞,多看两眼掌柜的连手里的算账的笔都被吓掉。

  客栈里喝酒的客人也都发觉不对,一个个都往客栈门口望来。

  “是锦衣卫……”有人发出惊呼。

  轰隆隆……天上又是一记闷雷,震得酒楼内众人心头发颤。

  大晚上的,下着暴雨,还遇见了大批的锦衣卫,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大堂内的食客们此时如坐针毡,方才还痛饮的酒浆,此时则毫无吸引了。

  “老六,我家里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

  “三哥,我家也有事……”

  一时间大堂内皆是告辞声起,食客们都想离开这是非之地,唯有掌柜的楞在原地,不知该如何自处。

  谁知大堂内客人们才起身,就听一个冰冷的声音道:“都坐下!”

  说话的自然是陈啸庭,随着他这声令下,外面的差役尽都涌了进来,身挎佩刀的他们看起来凶恶无比。

  这种情形谁人敢动?

  刚刚才站起身的食客们,只得乖乖坐了回去,一个个心头都忐忑无比,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命运。

  同时他们心里也分外职责,为什么就不听家里妻子的话,大晚上下雨还要来喝酒。

  陈啸庭可不会去管这些人的心思,他带着赵英几人进了客栈,随意找了张桌子便坐下。

  “掌柜的过来!”陈啸庭解下佩刀放在桌上道。

  僵在原地的掌柜连忙出了柜台,来到陈啸庭面前后便躬身行礼道:“大人,有何……吩咐?”

  陈啸庭指了大堂内的食客们,然后道:“把这些人的名字记下来,还有客栈内其他人,一个都不准漏掉!”

  不知道陈啸庭这是要做什么,掌柜的可没有拒绝的胆量,便只能道:“小人这就去!”

  在他就要离开的时,陈啸庭又道:“弟兄们累了一天,赶紧好酒好菜上来!”

  掌柜的连连点头,吩咐了后厨之后,便拿起纸笔开始记食客们的名字。

  这时,陈啸庭才转向里面的十几位食客道:“诸位不要紧张……”

  都他妈这分钟阵仗了,怎么能不紧张?众人心里都骂开了。

  陈啸庭接着便道:“我等捉拿钦犯,为防走漏消息,就得委屈你们在这里住一晚上!”

  听得这话,食客们心里才真的松了口气,要真是这样就好了!

  这年头就怕摊上官司,稍稍背运就得家破人亡,和锦衣卫接触尤为如此。

  没一会儿便有饭菜上来,通过简单试毒之后,陈啸庭便让手下人开吃。

  行动的时间就在今天夜里,得先把体力补充足够。

  他们一行到客栈是酉时,也就是晚上八点钟左右,半个时辰后陈啸庭一行才吃完饭。

  拿着掌柜的写下的名单,陈啸庭来到战战兢兢的食客们面前,再度开口道:“你们的名字都在这里,谁要是敢私自跑了,那就和钦犯一样是死罪!”

  “听清楚没?”陈啸庭喝问道。

  这时谁还敢跑,都只想着好好配合,第二天早晨能安然离开。

  “大大大……人,我等绝不逃跑!”

  “是啊……大人……”

  陈啸庭这才点头,他不可能留太多人手在看押这些人,就只有把话讲清楚了。

  于是,陈啸庭便转过身来,示意两名差役留下后,便从新戴上斗笠带着余下众人扎进了雨夜里。

  看着陈啸庭等人离开了,客栈内的食客们心里才放松了些,这证明锦衣卫确实不是冲他们来的。

  只不过,想着今晚上要在客栈熬一个通宵,众人心头便觉得一阵难受。

  “坐好……”留守的差役一声轻喝,让众人的心又悬了起来。

  …………

  想过事情会很麻烦,但陈啸庭是真没想到,差事能办得这么不顺。

  这几天赶路一直下雨也就罢了,今晚还下着暴雨,摆明了就是老天爷和他过不去。

  此行他们的目的地是陈家集的林家,其宅位于小镇的东南。

  根据情报上的信息,私铸兵器的就是这个林家,其府上有家丁护院有七八人,反抗能力着实有限。

  可即便如此,为了安全起见,陈啸庭还是决定先观察一番,而不是直接突入。

  在夜色和暴雨的掩盖下,陈啸庭一行很容易就攀上了林家院墙,将里面情况看得仔细。

  林府共有三进院落,除了正门和后面可以出入,其他地方都有高墙围住,正好给陈啸庭创造了机会。

  差役们都已准备好,陈啸庭则将赵英三人集中起来,这是做行动前最后的安排。

  雨水顺着斗笠簌簌掉落,四人蹲在院墙外围城一圈,只有电闪时才能看清他们脸上滑落的水珠。

  “王平安,你带人守住后门,若有人从此处逃出,格杀勿论!”陈啸庭冷声道。

  王平安勉强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郑重道:“得令!”

  陈啸庭便接着道:“老肖,你带人堵住前门,有人出来一样格杀勿论!”

  虽然心里对陈啸庭有不满,但这时肖经业可不敢胡来,便道:“知道了!”

  握紧腰间佩刀,陈啸庭又道:“赵英和我一起潜入……”

  “一旦我们动手,你们前后门也可侍机进入,一定不能放走一人!”

  轰隆隆……又是一阵猛烈的雷声,震得人头皮发麻。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只听陈啸庭道:“好了,各自归位吧!”

  肖经业和王平安带着人走了,原地只剩下陈啸庭和赵英。

  之所以要将赵英留下,是因为陈啸庭只信得过他,王平安和肖经业他都信过不。

  “庭哥,咱们两进去……能行吗?”赵英迟疑问道,他现在心里很没底。

  陈啸庭笑了笑,然后拍了拍他肩膀道:“当初有平他们跟我做事时,心里也没底……可我们斗过了三才会!”

  赵英眼前一亮,心里也稍稍找回了些信心。

  陈啸庭相信,通过今晚上的行动后,赵英的进步绝对飞速,这种场面可不是一般人接触到的。

  而且在陈啸庭看来,他和赵英手下差役有七人,加上他们自己就有九人。他们全副武装九人,偷袭正在睡觉的七八名护院,得胜没有什么悬念。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