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68章 雨夜行2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大家投投票,支持一下!!)

  感觉到肚子不舒服,张老二便从床上爬了起来,提着灯笼出了门便往茅房走去。

  外面倾盆大雨,时不时还有雷鸣电闪,让张老二心情更是不爽。

  “我看这厨子也该换了,明天就和老林管家说,王八蛋……”张老二捂着肚子骂道。

  就在他转角时分,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将院子里照得犹如白昼。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张老二还是感觉看到了人影,就在前方院墙内的假山旁。

  “谁在哪里?”张老二压低嗓音问道,作为府里的护院老大,他的警惕性相当的高。

  可他问话之后,却没有人回应他,张老二此时却不放弃,而是扶着灯笼往前走了去。

  “出来……”张老二语气冷冽道,此时他甚至忘了肚子痛。

  可没等张老二靠近,便听嗖的一声,他的灯笼被打落在地,然后遇水而灭。

  恰好,此时又有一道闪电划过,让陈啸庭等人出现在张老二眼中。

  “啊……”张老二一声惊呼,他认出了这是锦衣卫的装束。

  可也没等他有进一步的反应,一柄刀便插进了他的咽喉。

  张老二瞪大了眼睛,然后倒在了地上,至死都不能瞑目。

  陈啸庭横刀而立,便对身后众人道:“动手,将所有人带到此处,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这是赵英第一次见杀人的情形,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此时他还是有些异样。

  手下人都做事去了,陈啸庭可不会让他闲着,便对赵英冷声道:“你还愣着做什么?去带队做事!”

  赵英这才回过神来,然后迅速跟着差役们去了,没过一会儿里面便出来哭喊叫骂之声。

  轰隆隆……雷声依旧不断绝,便注定今晚是不同寻常之夜。

  …………

  林府的正堂之内,陈啸庭坐在主位之上,此时有丫鬟给他端来了一杯茶。

  “大……大人,您请……用茶!”丫鬟声音颤抖道。

  此时在正堂的门口,一字排开了有八具尸体,都是在抓捕过程中反抗被杀的。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尸体,所以才把正堂内还活着的人吓够呛。

  陈啸庭接过茶杯,微微向里面吹了口气后,才抬起目光看向正堂内跪的一地人。

  “说吧,兵器藏在那里?”陈啸庭开口问道。

  此时正堂内跪的仆妇家丁共有十五人,但却没一个开口回答,这让陈啸庭很是不爽。

  “啪”的一声,陈啸庭将茶杯放在旁边小几上,冷声道:“锦衣卫最擅长的就是严刑拷打,你们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威胁的话听得瘆人,没人会怀疑陈啸庭话的真假,锦衣卫有多可怕世人皆知。

  “大人,我们真不知道有什么兵器啊!”立时有人磕头哭诉道。

  “是啊,请大人明察……”

  陈啸庭面色变冷,这是非要逼他做恶人啊!

  于是他随意指了一人道:“把他拖出去,问一句……斩一根手指!”

  “我倒要看看,是这些人的嘴硬,还是咱们的刀子硬!”

  陈啸庭这话是向赵英说的,无奈之下赵英只得出列,带着手下差役将那人提溜出去。

  没过一会儿外面便传来惨叫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之声,一次次扎在了房间内众人心头。

  杀鸡给猴看,看了一眼屋内众人的惊恐模样,陈啸庭便道:“下一个可就该是你们了,有没有要说的?”

  但这时候,房间内还是无人应答,陈啸庭便对王平安道:“带个人出去,一样问一次斩一根手指!”

  “大人,饶命啊……”

  叫声再是凄凉,却无法改变陈啸庭的决定,谁让这些人不老实呢!

  叫喊声实在是吵得人耳根子疼,陈啸庭向张二铁几人使了个眼色,这几人便迅速上前,狠狠给了那些叫喊之人几个耳光。

  “闭嘴,再叫要了你狗命!”

  房间内为之一静,看着陈啸庭如此粗暴的做事方式,一旁的肖经业都看得胆战心惊。

  这他娘才入锦衣卫半年,就这么凶残……老子怎么惹上了这么个怪物,肖经业心头哀嚎。

  但现在,他也在等着看陈啸庭的笑话,有时候不是耍狠就能问出东西的。

  当然,陈啸庭现在也失去了耐心,只听他道:“你们这里,谁是领头的?”

  刚才的问题这些人不知道,但这个问题却简单许多。

  屋内林府下人皆指向其中一老者,同时有人道:“大人,就是他……他就是管家林福!”

  林福气得发抖,往日这些低眉顺眼的下人,此时居然敢直呼他的大名,最关键还把他给买了。

  看着陈啸庭森冷的笑容,林福顿时身如筛糠,一个劲儿的求饶道:“大人,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其他人说不知道都还能理解,但林福作为管家要不知道就见鬼了。

  除非林福真的没有私铸或私兵器,但那就说明刘玉才的情报有问题,可陈啸庭却不能往这个方向想。

  于是陈啸庭向一旁的肖经业问道:“老肖,他也不想交代,你看该如何处置?”

  终于轮到自己表演了,再是厉害的锦衣卫新锐,也会有见识和经验上的不足啊!肖经业心中暗道。

  只见他上前一步,然后瞪着林福道:“我锦衣卫有十八大酷刑,让他挨个儿尝个遍的话,就是铁人也扛不住!”

  “就如酷刑之一的刷洗,先用开水把你衣服扒光烫一遍,然后摁在钉床上用铁刷子狠狠刷,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见自己白惨惨的骨头露出来……”

  “诸如此类还有剥皮,铲头,钩肠等酷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不光是林福,大堂内其他人也被吓得不寒而栗,那些酷刑光是听名字就够让人胆寒的了。

  “大人,饶命啊!”林福不断叩头道。

  陈啸庭瞥了肖经业一眼,眼中隐有嘲弄之意,姓肖的也没击垮林福的心防。

  “我倒觉得不必如此麻烦……”陈啸庭站起身道。

  然后他一边踱步,一边道:“这位林管家想必也是儿孙满堂,咱们把他儿子孙子都给抓来……”

  “杀他的子孙后代,可比斩他手指更痛快,咱们问他一遍他回答,就杀他一个子孙……”

  来到林福面前,陈啸庭冷笑道:“即便是儿孙满堂,可又遭得起几次手起刀落?”

  “若是林管家真够硬气,咱们就帮他杀光子孙后代,让他亲手把自己一脉害得绝户!”

  听得这话,林福恨得眼角逼出泪水,此时他想起了自己才满月小孙子,他还没来得抱过。

  “到时候,咱们把这一家人整整齐齐安葬,墓碑上就刻上……林福一脉绝户于此!”

  说道这里,陈啸庭一把抓住林福领口,然后怒道:“而这一切,就是因为你替钦犯隐瞒罪行所致,你就是你家十几二十口的罪人!”

  林福此时已是涕泗横流,只听他道:“大人,我说……我全都说!”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