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73章 新任务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去陈家集这一路上虽未强大的武力对抗,可陈啸庭脑子里那根弦一直都绷着。

  现如今回到家中,整个人一下就放松下来,躺倒床上后第二天中午才起来。

  当他穿戴完毕后,才从自己房间出去,便看见母亲高二娘已经在收拾桌椅准备开饭。

  父亲陈大用则在院子里拿着斧子劈柴,这些天连绵阴雨,家里的柴火都快告罄了。

  “大哥你醒了!”此时,端着菜的陈小玉喊道。

  陈啸庭点了点头,然后便道:“小玉,几天没见,又长高了嘛!”

  虽然仅仅是几天不见,但这几天经历的大事可不少,这让陈啸庭有一种很久远的感觉。

  马上就要吃饭了,陈大用此时也收了斧子,放到一边后便往正堂走去。

  老二陈啸林今天衙门当值,不会在家里面吃饭,所以今天午饭只有四个人吃。

  落座之后,陈啸庭正给老爹倒茶,便听陈大用问道:“这几天去办事,还顺利吧?”

  陈啸庭倒茶的姿势不变,盯着壶嘴道:“没事,倒是姓肖的有事了!”

  但陈啸庭也不打算多说,便岔开话题道:“爹,你的铺子看得怎么样了?”

  说好了给陈家开铺子挣产业,可都这么些天了也没个动静,陈啸庭也不是自己老爹是怎么办事的。

  只听陈大用叹了口气道:“最近街面上不太平,虽然地方已经看好了,但开铺子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广德府真有这么乱了?陈啸庭心里不敢相信,便再度问道:“爹你看好的地方在哪里?”

  陈大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道:“在北城看了处地方!”

  陈啸庭点了点头,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却被震动得不行。

  都说城里最近不太平,但陈啸庭却没想到北城也会这样,北城可是权贵所在的地方。

  此时,刘玉才在陈啸庭眼里真的是在作死了,就凭他扛不住权贵们的反噬的。

  但陈啸庭也知道,这样的结果未必是刘玉才一人造成的,更多可能是谢平等人在搅动风云。

  实际上,三才会内斗的事情,真不是一位小旗官能参与的,总旗张震山都不敢随意下场。

  没去多想这些,陈啸庭现在只想安安心心吃饭,然后只等着看戏。

  可才吃了饭不就,他就接到了张震山的传令,让他赶紧过去。

  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陈啸庭正怕此时又有什么棘手的事情交代下下来,现在的他可不想再冒头。

  但张震山的命令陈啸庭无法违抗,他只能老老实实去衙门。

  此时已是下午,百户衙门里的人并不多,陈啸庭也没遇到两个熟人。

  连续穿入三重院落后,陈啸庭便到了张震山大堂外。

  “属下参见大人!”进入大堂左侧小厅后,陈啸庭单膝跪地道。

  在张震山面前,陈啸庭还是把礼数尽到了的。

  毕竟这位张总旗不但是他上司,而且也算是他的引路人,对他而言犹如长辈。

  张震山原本就是在等他,此时便沉声道:“起来吧……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做!”

  听得这话,陈啸庭不免心头一紧,怎么动不动就给自己安排任务。

  如此的炙手可热,恰恰也说明陈啸庭能力得到了认可,这是别人盼不来的福分。

  但陈啸庭却推脱道:“大人,属下前些天才在陈家集折戟沉沙,实在有些惶恐……怕是不能任事!”

  谁知道会给自己安排什么任务,陈啸庭自然得先给张震山打个预防针。

  张震山瞥了他一眼,然后便道:“就这两天,三才会两帮人可能会有大规模械斗……”

  “西城是咱们的地盘,绝不能让他们火并,本官想让你带人看住他们!”

  果然不是好差事,陈啸庭心头暗道,于是他决定抽身为妙。

  于是陈啸庭便道:“大人,咱们总旗内有三位小旗官,这事儿怎么也轮不到属下吧!”

  似乎知道他会有这话,张震山随即便道:“吴小旗前两天生病卧床,张小旗昨日骑马摔了腿……”

  还有一位刘小旗张震山没说,但陈啸庭也到指望不上,毕竟这些事情就是刘玉才搞出来的。

  陈啸庭也不傻,知道吴明和张成发俩老小子是为了避祸,才会通过装病装伤的方式逃避。

  “大人,三才会内斗,怕是有人推波助澜吧!”陈啸庭反问道。

  之前陈啸庭便听张震山说过城里不太平,想必他已知道刘玉才和三才会勾结的事。

  但让陈啸庭不明白的是,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张震山怎么没有出手阻止。

  张震山叹了口气,然后便道:“关键在于三才会要内斗,推波助澜者也只是借势而起而已!”

  这下陈啸庭算是听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在于三才会要内斗,而不是刘玉才挑起了三才会的内斗。

  “当然了,我也有驭下不严的果实,否则就不会有今日窘境了!”张震山无奈道。

  现如今关键时刻,手下三位小旗官都不能听用,这是多么尴尬的事实。

  作为总旗官,张震山的级别只是能与三才会平等对话,但也无法简单压服这些人。

  之前陈啸庭能让谢平服软,其一是因为他的述求不多,其二是因为谢平自己心虚。

  否则堂堂三才会,又怎么会轻易屈服。

  于是陈啸庭又问道:“大人,百户大人此去卢阳已经多日,为何还没回来?”

  深深看了一眼陈啸庭后,张震山才道:“百户大人此去卢阳,自然是有更重要的事,你不必多问!”

  更重要的事情,卢阳城能有什么重要的事?难道是雍西千户所几位大人内斗的事?

  还比说,陈啸庭虽然只是随意一猜,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想了想后,陈啸庭又问道:“大人,何不联合吴总旗和柳总旗,合理控制住城内局势?”

  陈啸庭本以为自己的办法很高明,谁知张震山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然后道:“他二人与我素来不睦,此时怕是看笑话都来不及!”

  这下陈啸庭就真的无语了,还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斗争无处不在。

  上到雍西千户所,下至广德百户所,再到三才会内部……人与人之间的斗争简直此起彼伏。

  见陈啸庭废话太多,张震山此时也不满道:“怎么,你问了这么多……难道还要继续推脱?”

  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陈啸庭也只能苦笑道:“大人有命,属下自当遵从!”

  张震山脸色这才好看了些,然后便听他道:“人手方面,我从张成发和吴明手下各抽五名校尉给你,这几天一定要将西城的局面给我控制住!”

  这时陈啸庭可不敢打包票,便抱拳道:“大人,属下尽力而为!”

  张震山摆了摆手,然后便将一份名单递给了陈啸庭,上面都是抽调给他的人手。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