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132章 押回去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虽然是草屋,但塌陷下来的力道也不小,将里面人砸了个七荤八素。

  为什么草屋会塌陷?

  在赵英喊话的时候,李二麻子等人只顾着防备内部,而陈啸庭则让手下人都摸了过来。

  只用随身携带的钩子,扔上“墙头”后四方一起用力,一瞬间就将这房子给拆了。

  趁里面众人被砸之际,围聚于此的众校尉差役们,纷纷涌入其内控制了现场。

  当李二麻子感受到脖子上的冰冷时,他已被王平安带人按在了地上,一把刀就放在他颈间。

  李二麻子被控制,其他还活着的人也都一样,一个个都被拿下。

  实际上,此时李二麻子和手下还活着的,已经只有七人。

  当睁开眼睛,在火光下看见锦衣卫的官服时,李二麻子眼中的震惊是无与伦比的。

  “怎么会……怎么会是锦衣卫?”李二麻子颤声道,这下他觉得不怨。

  他们这小小蟊贼,竟要威名赫赫的锦衣卫来动手,还真是杀机用了宰牛刀。

  方才喊话了那么久,赵英弄得是嘴干舌燥,此时自然也是怒火最大那个。

  只见他带着人进了现场后,举起刀鞘便开始揍人,被他看押的独眼可遭了大罪。

  “王八蛋,不听招呼是吧?喜欢玩命是吧?”赵英一边大人,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几息之间,独眼就变得鼻青脸肿,让他看起来更是吓人。

  见到独眼还穿着官服,赵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就是为找这官服印信,他们才大晚上来遭这罪。

  “混蛋,你也敢穿官服,赶紧给老子脱下来!”赵英恶狠狠骂道。

  却不是让独眼自己脱,赵英直接让手下差役动手,两三下就将胡唯德的官服拔了下来。

  可能是受赵英行为的影响,房间内其他人的戾气也被激发,都开始对自己的看押的人动起手来。

  和赵英一样,在场众人心里都是窝着火的,这些山贼刚好是泻火的对象。

  当现场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时,陈啸庭也黑着脸来到了这里,只听他冷声道:“都停下,打死了人还问什么?”

  陈啸庭的话很管用,现场众校尉差役都停了下来,而地上被摩擦的山贼都是鼻青脸肿。

  提了把椅子坐下后,陈啸庭才道:“把他们领头的带过来!”

  王平安便将李二麻子带了过来,押到陈啸庭面前后,便一脚踢到了李二麻子背上。

  看着扑倒在自己面前的李二麻子,陈啸庭翘起了二郎腿,便道:“说吧,谁指使你们抢的朝廷官员,说了本官可以放过你的家人!”

  “李二麻子,虽然我现在不知道你家里人在哪里,但只要锦衣卫想查,就能把他们给挖出来!”陈啸庭冷声道,他这话一下拿住了李二麻子死穴。

  李二麻子是可以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因为他已经挣够了钱,足够自己的家人儿子过上富足生活。

  家人就是李二麻子最重要的牵挂,但现在却被陈啸庭拿来威胁他。

  锦衣卫的能力李二麻子不会怀疑,能在半天时间内就端掉他们这帮人,就已经证明了锦衣卫的能力。

  看着陈啸庭年轻的面孔,李二麻子此时不得不感慨,难怪这位能这么年轻就当上官儿。

  只听李二麻子道:“大人,只要我说了,您真能放过我的家人?”

  陈啸庭面无表情,只道:“本官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李二麻子倒也干脆,知道自己没有讨教还价的本钱,无论陈啸庭是否骗他,他都只能尽最大努力去保护家人平安。

  只听李二麻子道:“今日冲撞官人,都是老六在城里寻得消息,小人只是安排弟兄做事,详情大人可问老六去!”

  见方才还要拼死拼活的大哥,转眼间什么都交代了,被看押的众匪都感觉到错愕。

  此时只听陈啸庭道:“谁是老六?”

  只见李二麻子指着角落里躺着的一人道:“大人,那就是老六,就是他接的消息!”

  果然是有人单独联系,陈啸庭心中暗道。

  但现在他也有些迟疑,自己要不要追查下去?自己能不能追查下去?

  因为一旦深挖下去,肯定会引来无数麻烦,但偏偏陈啸庭现在怕麻烦。

  好在,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只听伍俊道:“大人,这厮倒霉透顶,房顶将其砸到在地后,地上的刀划了他脖子……已经没气了!”

  老六死了……陈啸庭听到这个消息松了口气,但李二麻子脸却变了。

  锦衣卫上官没得到想要的东西,恼羞成怒起来,他李二麻子的家人一样难有活路。

  “大人,老六一直在东乡县城里活动,虽然他遮遮掩掩,但小人却知他多是在城南的柳家茶社打探消息……”李二麻子连忙抖露消息道。

  听到这句话,陈啸庭知道线索已经断了,仅仅根据柳家茶社这个地址,根本无法确定和老六接头的是谁。

  不想听李二麻子多说,陈啸庭只摆摆手道:“押下去,都押下去,嘴巴都堵上!”

  活着的只有七人,将他们全部捆绑好后,就都被押解了下去。

  李二麻子眼中满是不甘,他摸不准陈啸庭的心思,也就不知道自己家人是否能活命。

  “赶紧把这里翻一遍,找到胡大人的印信公函,还有他的官服也给他收起来!”陈啸庭面色不愉道。

  手下人不敢怠慢,哪怕房间里就这么块地方,但留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动了起来。

  没一会儿,便有人禀告道:“大人,官印找到了……”

  “大人,公函和兵部勘合在这里……”

  事情还算顺利,胡唯德要的东西都找到了,陈啸庭对他也算有了交代。

  现在让他感到麻烦的是,被抓到的李二麻子和他手下人,该怎么处理!

  若是将这些人仔细拷问,若是再问出些什么来,一样得陈啸庭去调查,惹来的可能是陈啸庭担不起的麻烦。

  可若将这些人杀了一了百了,却怕胡唯德对此有意见,质问他为何不深挖下去。

  手下校尉差役这么多,陈啸庭可不敢保证,所有人都愿意帮他隐瞒。

  怎么才能脱得了手……陈啸庭为此绞尽脑汁。

  良久陈啸庭才一拍脑门……谁说自己没有调查!

  只不过知情的老六已经死了,问李二麻子等人又问不出什么,直接将这些人带回去,胡唯德要是不信就自己来问好了!

  这时候,所以人都已做好了自己的事,都聚在一起等待陈啸庭的命令。

  只见陈啸庭站起身来,高声对众人道:“诸位弟兄,今晚辛苦大家了,明日在马坡驿,本官请大家喝酒!”

  好嘛,陈啸庭这话一出,众人皆发出欢呼声,至少今晚上的辛苦是有回报的。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