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135章 泰西卫指挥使司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永治十六年二月初五,泰西县城。

  今天的天气不错,骑在马上的陈啸庭沐浴着早晨的阳光,感觉很舒服。

  回了头,看着被锦衣卫马队护卫在中间的马车,以及队伍前方“兵部雍凉清吏司”字样的旗帜,陈啸庭晒然一笑。

  他们此行的第一个站,就是位于县城的泰西卫指挥使司。

  现在陈啸庭有一点搞不明白,胡唯德既然奉密旨而来,为何进城又大张旗鼓。

  这里面牵涉的事很复杂,也只有胡唯德自己才清楚,他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还是那句话,他这位“钦差”所谓的密,不在于行踪之秘密,而是要通过秘密前行的方式,出人意料的出现在卫所官员们面前。

  这样仿佛突然袭击,才能打这些人个措手不及。

  陈啸庭自不会深究此事,胡唯德怎么玩是他的事,陈啸庭只做好护卫就行了。

  因为有锦衣卫随行护卫,饶是现在街上人多,也很快给陈啸庭一行让出了路来。

  从年前到现在,锦衣卫大肆出动抓白莲教,对民间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民众可不管你抓的是谁,他们只知道是某某乡邻被抓,偏偏这人平日为人还不错。

  经过有心人的煽动,世人便只知锦衣卫的嚣张跋扈,而不会深究锦衣卫为何抓人。

  但这些对还是小旗官的陈啸庭来说都不重要,因为他现在正得益于这个结果,才能如此通畅的行走在大道上。

  泰西卫于雍西都司来说,绝对是最重要的一个卫所,因为他负担着落云关的守备任务。

  而在落云关外,就是金帐汗国的势力范围,这些人对长城以内的觊觎之心从未消除,随时都想着攻入关内。

  近两年来,大明朝因土地兼并,加之天灾不时发生,仅有的国力都扑在维持内部稳定上。

  但金帐汗国这个外患仍然存在,这就要求长城一线保持绝对稳定,泰西卫正是肩负着这个使命,自然不能出一点问题。

  想到这些,陈啸庭此时也为帝国担心起来,因为朝廷的内忧外患还不止这些。

  广德府内根深蒂固的白莲教势力,同样也是个大问题。其在广德府是如此,在雍西呢?在全国呢?

  王朝晚期,许多问题都暴露出来,所谓积重难返就是如此,对此陈啸庭也深感无力。

  …………

  泰西卫指挥使司衙门,位于泰西县衙西侧,但和县衙比起来却寒酸了不少。

  此时卫所官员都已经等候在门口,当先那位身身着三品武官官服的,就是泰西卫指挥使王相贞。

  在他身后几人则是从三品的指挥同知,还有两位正四品的指挥佥事,以及几名来卫所的千户和其他属官。

  别看王相贞品级高,但大明朝现在是文官的天下,所以他还是得到门口等胡唯德这位七品主事。

  放眼整个大明朝,也只有锦衣卫指挥使这个正三品武官衔,是名副其实的。

  当然,严格来讲,锦衣卫指挥使已经超越了品级的限制。

  “指挥使大人,这位胡主事来咱们这里,事先也没来个通报,怕是来者不善啊!”一旁的指挥同知刘雄山道。

  王相贞看着衙门外街道尽头,便道:“左右不过是清查军饷,兵员,贪墨之事,昨天本官就交代了你们,打点好了没有?”

  说完这话,王相贞不直盯了自己副手一眼,目光还扫过了身后的指挥佥事和千户们。

  “大人放心,明面和账面上的东西,已经归置妥当,料他姓名胡的也查不出什么来!”刘雄山笃定道。

  这么多年过来,兵部派来的人还少了?那次不是安然度过的?

  街道另一头,陈啸庭的队伍浩浩荡荡,向着指挥使司而来。

  陈啸庭以前在泰西坐堂时,经常会路过指挥使司外面,所以找到这里并不难。

  看到指挥使司外面盛大的场面后,陈啸庭则向身旁的张二铁使了个眼色,后者自然会意。

  只听张二铁扯着嗓子喊道:“兵部雍凉清吏司主事胡唯德到……”

  虽然是来迎接,但王相贞却没太过谄媚,听到张二铁的唱名之后,仍旧在衙门口等着胡唯德现身。

  当胡唯德扶着官帽出了马车,王相贞才笑着道:“胡大人你来得好快,本官已等候你多时了!”

  下了马车,在几位书吏的陪同下,胡唯德迈着官步走到前方后,才笑着道:“来得再快,你王指挥使不也提前知道了消息,然后在这里等着本官么!”

  这话可是意味深长,实际上此时胡唯德已经怀疑,路上遇到的山贼会不会和王相贞有关。

  但现在胡唯德脸上却热情得很,仿佛就真是和王相贞开玩笑一样。

  王相贞脸上也是堆满笑,就仿佛胡唯德不是来搞清查的,而是来和寻他这位老朋友的。

  两人互相恭维一番后,王相贞才给胡唯德介绍了身后僚属,胡唯德也与他们一一打招呼。

  陈啸庭下了马后,挎着刀便往向衙门走去,在他身后则是赵英等八名校尉。

  而剩下的差役们,则要留下安顿马匹车架,是不会从指挥使司大门进去的。

  别看陈啸庭只是一区区小旗官,但却是锦衣卫的小旗官,在场诸位大佬可没人敢轻视他。

  特别是陈啸庭如此年轻,就更让人不敢轻视,年纪太小补缺的机会也就越难。

  当然,这些人都不会想到,陈啸庭的小旗官之位是自己挣来的。

  王相贞作为主官,没有上前招呼陈啸庭,只是其中一名佥事迎上他道:“诸位弟兄鞍马劳顿,一同进入饮杯薄酒解乏吧!”

  陈啸庭代表的是锦衣卫,所以即便官阶高出许多,但这位佥事对陈啸庭等仍以兄弟称之。

  但现在他不想出风头,所以也没冒出惊人之言,跟着佥事便往衙门内走去。

  待陈啸庭进了众人之间,只听指挥同知刘雄山道:“周百户如今可好?去年才与他一同赛马,他还赢了我几坛美酒呢!”

  知道这人是在套近乎,陈啸庭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便答道:“百户大人也时常念道大人你,说日后还要赢你美酒!”

  听得这话,刘雄山不由哈哈大笑,而王相贞不免也多看了陈啸庭两眼。

  即便为锦衣卫小旗官,但陈啸庭的摆在那里,如今在一群大佬中还能谈笑风生,其气度城府自然引人注目。

  此时寒暄已结束,只听王相贞道:“胡大人远道而来,我等为尽地主之谊,已在府中设下宴席,为胡大人你接风洗尘!”

  胡唯德笑了笑,便道:“这顿酒我可不好意思吃啊……此番清查若是查出了些什么,岂不吃人嘴软!”

  他这是有意误导,让这帮人都觉得他目的是清查卫所兵事,但效果无疑很好。

  只听刘雄山笑道:“胡大人你难道不知,我泰西卫最是奉公守法,不会让你为难的!”

  王相贞也拉住胡唯德衣袖,而后道:“就是,到时候若是哪个混账屁股真不干净,不消胡大人你出手,本官就先活剐了他!”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