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138章 赵福顺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对于泰西县城,陈啸庭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他在这里待过近两个月。

  来到指挥使衙门外,陈啸庭正不知该往哪里去,却瞥见了一旁的县衙。

  触景生情,这让陈啸庭不由想起了当初坐堂的事,那时岂会想到能这么快成为小旗官。

  见他看着那边,跟在旁边的余有平便道:“大人,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陈啸庭摇了摇头,笑道:“我要是去了,县衙里的人怕是觉都睡不安稳!”

  一个坐堂校尉,就能将县衙搞得杯弓蛇影,若是陈啸庭这位小旗官不请自来,有些人恐怕连觉都睡不好。

  但有一个地方,陈啸庭还是能去的,那就是当初他在泰西的住处,就与县衙一墙之隔。

  本来就是无所事事,去坐堂校尉的住处自然最不引人注目,陈啸庭也就往那边迈步过去。

  衙门外很少有人走动,时不时才有吏员衙役路过,这些人看向陈啸庭眼神中都满是敬畏。

  他们中许多人可能一时想不起陈啸庭是谁,但他们都认得代表锦衣卫小旗官的官服。

  当初陈啸庭一校尉便将他们整的难受无比,锦衣卫的小旗官他们更招惹不起。

  “大人,看来这位坐堂校尉混得不错,院子里很热闹嘛!”听着里面的花圈的声音,余有平笑着到。

  一同而来的肖敏中却皱眉道:“我看这人却是不晓得事,大人来泰西这么些天,也没见他登门拜见!”

  对此,陈啸庭不以为意道:“此人毕竟不是我的手下,我与他们小旗官吴明有些过节,他自然要回避!”

  现在的泰西坐堂校尉赵福顺,就是小旗官吴明的手下,但陈啸庭对此人却有了一丝想法。

  “叫门去!”陈啸庭沉声道。

  这种事情当然不会让余有平去干,张二铁得令后扯起袖子便上前去,拉起门环便狠狠砸去。

  “开门开门……”张二铁一边砸门,一边大喊道。

  里面人喝酒正在兴头上,听得砸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在泰西还没人感砸锦衣卫的场子。

  赵福顺使了个眼色后,他手下一名差役便提起刀往门口走去,脸上满是冷色。

  “吱呀”一声,这差役门还没大开,便先骂道:“谁呀……这么不重要,知道这里是什么……”

  话才说道这里,这名差役便看清了外面的情形,足有十来名锦衣卫校尉差役站在门口。

  而被环绕在中间的,还是一名小旗官。

  只需转念一想,这名差役便知是赵福顺说的那位小旗官,而广德百户所也只有这么一位年轻的小旗官。

  外面众人对这差役横眉冷视,看得他脊背一阵发凉,暗骂自己没管住嘴巴。

  只见陈啸庭负手而立道:“赵福顺在那里?在做什么?”

  差役此时紧张得不行,磕磕绊绊道:“回……回大人话,赵校尉他……在……里面!”

  喝酒这种事这差役不敢说,怕赵福顺挨训后找他秋后算账。

  而在这时,里面的赵德福发现不对,已快步赶了出来。

  此时他衣衫不整,出了门后才将官帽戴正,向陈啸庭行礼道:“赵福顺见过小旗大人!”

  因为不是陈啸庭手下人,所以赵福顺不需要职称属下。

  陈啸庭还没发话,却听余有平嘲讽道:“赵校尉你可以嘛,大白天就酗酒,小旗大人来了你也不亲迎,看来这泰西是享受之地,让你连尊卑都忘记了!”

  这话扣的帽子不可谓不重,让赵福顺额头冒出更多汗珠,对陈啸庭连连告罪。

  有人唱红脸,陈啸庭自然就来唱白脸了,只听他道:“行了,都是一个百户所的弟兄,不要说些阴阳怪气的话!”

  陈啸庭主动解围,让赵福顺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对这位年轻的小旗官也充满了感激。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将人逼到绝地时再给他希望,就会让其忘记逼迫的事实。

  “大人,我……”

  赵福顺正要说些感激的话,但陈啸庭却抬手道:“你不必紧张,本官就是过来看看,有话进去再说!”

  说完这话陈啸庭便迈步进了大门,赵福顺虽心里没底,但还是紧跟了上去。

  简单在院子里转了两圈后,陈啸庭便被赵福顺请到了大堂奉茶。

  陈啸庭坐在上首,余有平和肖敏中坐在左侧位置,赵福顺则坐在右侧位置。

  现在的赵福顺心里有些慌张,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没去拜见,才惹得陈啸庭亲自登门。

  他的上司吴明和陈啸庭之间有些过节,赵福顺其实也很无奈,这才没有去主动拜见陈啸庭。

  就在他心神不宁之际,只见陈啸庭放下了茶杯,开口道:“泰西县衙可还安分?”

  这虽然是一个简答的问句,但为了拉回自己的不理局面,赵福顺决定当一回舔狗。

  于是他便道:“当人当初一人压服泰西县衙,使我锦衣卫威势大涨,县衙众人此时还惧于大人虎威!”

  “有大人披荆斩棘,在下来后便是一片坦途,时至如今一切顺畅,县衙中人不敢轻视于我!”

  赵福顺说出这番话,当真让陈啸庭意外,看来这人也是个有想法的人。

  此时陈啸庭心头念头一转,便又想法浮上心头,于是他便道:“泰西虽然安逸,但好男儿志在四方,这里终究不是久留之地!”

  这话当然说到赵福顺心坎里去了,他为什么大白天的就喝酒,还不要借酒浇愁。

  他可不是陈啸庭,坐堂时还能为自己敲来不少银子,所以这坐堂的差事确实没什么前途。

  “大人说的极是,在下为此也很着急,奈何上面人不调动……”这话才出口,赵福顺心里就后悔了,这这话不是在抱怨上司嘛!

  此时,陈啸庭却笑了笑道:“调动这事儿得靠机会,没有机会也可以创造机会嘛!”

  这话绝不是说着玩的,当初陈啸庭能从泰西快速调走,不就是靠自己创造的机会。

  听到这话,赵福顺立马道:“还请大人指教!”

  陈啸庭笑了笑,则道:“想要调走,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功,你得给自己找点儿功劳!”

  这话赵福顺不大明白,功劳要是那么好找,他也不在泰西消磨时光了。

  既然这位陈小旗愿意指教自己,于是赵福顺干脆又问道:“大人,不知这功劳从何而来?”

  终于上钩了,陈啸庭心中暗道。

  “这次清吏司在查泰西卫,看样子难有收获,你既然长在泰西,或许可以关注!”陈啸庭平静道。

  他搞不清泰西卫究竟有什么问题,但却可以在这里放一双眼睛,帮他把这里盯着。

  听得这话,赵福顺恍然大悟,便道:“这……倒也不失为一个法子!”

  见他这幅迟钝模样,余有平则冷笑道:“大人指点于你,你倒是坦然受之了!”

  赵福顺登时窘迫不已,立马便起身拜道:“多谢大人提点,属下感激不尽!”

  属下二字,听得陈啸庭微微一笑,赵福顺这人倒是会抱大腿,更舍得下面皮。

  方才虽然只是闲谈,但赵福顺和陈啸庭都清楚,他们之间达成了一条协议。

  赵福顺用泰西卫的消息,在陈啸庭这里换取调回广德。

  看着赵福顺眼中的光芒,陈啸庭心情也是大好,相信这道暗手日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可怜的吴明却不知道,自己的远在泰西的手下,已经被陈啸庭给腐蚀了。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