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141章 病倒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永治十六年二月十一,落云关。

  作为大明朝要塞,落云关之所以有此名,是因为落云关内外皆是开阔之地,看起来关墙犹如连到了青天,仿佛云都要落到城关上。

  这几天胡唯德就没消停过,泰西卫一共五个千户所,都被他走了个遍。

  而今天则是胡唯德最后一站,巡视负责驻守落云关的千户所。

  实际上,整个泰西卫的任务都是驻守落云关,只不过长驻于此的只有这个千户所。

  落云关内外虽是开阔之地,但城墙只延伸到了三里之外,就是高大的山脉天险,所以需要驻守的也只有这三里防线。

  经过这些天的巡查,胡唯德确实发现了泰西卫的一些问题。

  但这都王相贞所想那般,属于卫所内不言自明的潜规则,所以胡唯德也不会上纲上线。

  更何况,他此次来的真实目的,本就不是为调查这些来的。

  好在这方面他也有了重大发现,为了掩人耳目,他才来的落云关巡查,做戏要做全套。

  胡唯德的心思陈啸庭并不清楚,这几天他就当是旅游了,跟着胡唯德一起将泰西各军营转了个遍。

  跟在胡唯德后面,陈啸庭在一名百户的带领下,登上了落云关城头。

  站在城墙上,城关内外皆是戈壁肃杀之气,让陈啸庭想起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句诗。

  而此时在落云关内侧瓮城内,却有商队排在排列其间,通过戍卒检查后往出关而去。

  看着关门外一条蜿蜒到远方的路,陈啸庭不由问道:“这些人商队是出去做生意?”

  陪着他的这名百户便达到:“陈大人说的没错,由此往北两百里便能穿过戈壁,进入草原……那边的许多部落,对咱大明的茶叶丝绸瓷器可喜欢的很!”

  陈啸庭皱了皱眉,便道:“那边可不止有草原部落,还有咱大明的大敌金帐汗国吧!”

  “若是有人将盐铁这等管制之物,由落云关运到关外去,那岂不是资敌卖国?”

  陈啸庭这番问话,可将这名百户吓得不行,真有这样的事发生他们可责任重大。

  于是这名百户当即道:“陈大人放心,这些商队进出关门都会严加搜查,绝不会有违禁之物运到草原去!”

  说完这话,这名百户还用袖子擦了擦冷汗,黑色官服甚至被浸湿了。

  锦衣卫各级有不同颜色的官服,但卫所军人即便坐到了指挥使,也是统一的黑色官府,只不过官服上的纹饰品不同。

  陈啸庭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将这百户吓到了,于是他便宽慰道:“诸位尽忠职守,想必也不会让此悖逆之事发生!”

  听到陈啸庭这话,这名百户心里才松了口气,实际上这事儿也是经不起查的。

  要是陈啸庭现在要求关闭瓮城,严加查看之下说不定就能查出些人来,商人们的节操可没人感保证。

  见这百户跟着自己也挺难受,陈啸庭便对他道:“王百户若是无事,便去瓮城内监督手下人做事吧,就不用在这里陪我了!”

  就因为在锦衣卫当差,即便面前是一位百户,陈啸庭依然可以用俯视的态度同他说话。

  “是是是……下面人难免疏忽,是要鞭策才行!”

  这位王百户干笑两声后,便往城关下去了,和锦衣卫打交道让他很难受,相比于此他宁愿被千户训斥。

  站在城墙边上,陈啸庭看着远方的戈壁,道:“谁能想到,在这寸草不生的戈壁之后,会有我大明百年大敌!”

  站在一旁的云青峰则接话道:“大人,金帐汗国南下之心不死,听说在渔阳朔方之地骚扰不断!”

  渔阳和朔方两个承宣布政使司,在北部与草原接壤,是金帐汗国经常进扰的地方。

  陈啸庭叹了口气,对此却没发表意见,军国大事不是他该过问的。

  “只希望我大明能一扫积弊,如日中天吧!”陈啸庭只能道。

  穿越来这么久,陈啸庭对如今大明朝的问题,也多了一些了解。

  天灾倒是小事,最根本的还是土地兼并,导致朝廷收不上税来,让大明的财政捉襟见肘。

  没钱,很多事情就不能办了,所以金帐汗国屡次骚扰,大明也只能被动防御。

  正当陈啸庭想着这些,胡唯德却向他走了过来,跟着还有指挥佥事和落云关的千户和副千户。

  “落云关做的不错,都是诸位的功劳,本官会奏报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给几位请功!”胡唯德笑着道。

  他这话说得好听,但众人也就就是听听,一个七品主事的奏报能顶什么事。

  “那我等就谢过胡大人美言了!”泰西卫的指挥佥事也笑着道。

  众人又是一番恭维之后,胡唯德才与这些人分开,等他们走后其脸上笑意则消失不见。

  陈啸庭主动走了过去,对胡唯德道:“大人满面春风,想来此行收获不小吧!”

  胡唯德确实收获不小,但却不能对陈啸庭明言,于是叹息道:“没有你陈小旗助力,差事不好办啊!”

  还别说,胡唯德现在这幅样子,让陈啸庭真摸不清他虚实。

  毕竟胡唯德远道而来,泰西卫这些人可不好对付,胡唯德吃瘪也属正常。

  陈啸庭便道:“再不好办,胡大人不也完成了么,泰西卫上下都被你捋了一遍!”

  “是啊……办完了差事,该离开了!”胡唯德道。

  陈啸庭问道:“胡大人是回凉州?”

  兵部雍凉清吏司的衙门,设置在凉州,胡唯德该回凉州才是。

  可胡唯德却摇头道:“不,本官要去卢阳城!”

  去卢阳城?陈啸庭有些不解,看样子事情还没完啊!

  但陈啸庭却不会多问,只是道:“大人若去卢阳,可让百户所派人护卫,一面再遭不测!”

  这话确实是真心实意,不管怎么说胡唯德做的事都是利国的,陈啸庭虽不参与但也希望他能成功。

  所以这些天的护卫任务,陈啸庭可没有半点儿放松,那是严格制定了方案执行的。

  “不必了,这次空手而归,想必无人再会打我的主意,你说是不是?”胡唯德面露笑容道。

  幕后之人已对胡唯德动手一次,想必也不敢冒大不韪再行此事,其安全确实不会有多大问题。

  除非……胡唯德查出了些什么!

  这时,胡唯德则转身面向城关外,只叹息道:“雄关险地,将士之塚啊……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葬身于城墙之下!”

  可才说完这些话,胡唯德接着又道:“但又有多少王侯将相,于此地跻身天子明堂!”

  听到这话,陈啸庭很想问胡唯德:你究竟是葬身于此的英雄豪杰,还是跻身天子堂的贤臣!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