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225章 徐家之难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永治十六年九月初七,卢阳城内的已经变得萧瑟,冬天的气息已经在蔓延。

  因为地处西北,此时的温度已近冰点,只要稍稍下点儿雨下来,更是会冷死个人。

  但即便如此,徐有慧也不得不端上木盆,忍着寒冷在小院的水井旁浆洗衣物。

  到了秋试使节,徐家父子都来到了卢阳备考,因为不放心徐有慧一个弱女子在家,便将她也带到了卢阳。

  木讷的捶打着衣物,徐慧手已冻得通红,但她还得把衣服洗完才行。

  “过几天就是府试,府试过了是院试,院试结束后就到了乡试……”

  想到这里,徐有慧不由停下了手里的活儿。

  这一系类的考试下来,意味着她还要在卢阳待一个多月,苦日子还长得很。

  但好在她还有书为伴,每日除了洗衣做饭这些活儿,父兄处的书她可也借来一看。

  这个时代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徐有慧母亲早逝,父兄对她便放松了些,并不反对她借阅书籍。

  忙活了小半个时辰后,徐有慧才将一盆子衣物清洗赶紧,然后在院子里晾晒好。

  这个院子有三间房,徐家父子共住一间,徐有慧自己一间,还有一间则是厨房。

  君子远庖厨,徐家父子是不会做饭的,所以忙活完洗衣后徐有慧就进了厨房。

  实际上,生火做饭还暖和些,所以徐有慧才会这么积极。

  说是做饭,但以徐家如今的经济情况,每顿除了稀饭咸菜就是面条。

  而今天中午这顿还是煮面,厨房内什么都没有,极有寥寥不多的几片青菜。

  能此时能用的佐料,除了盐外什么都没有,面汤里想见油腥都难。

  没过一会儿水烧开了,然后下面闷煮,徐有慧还将仅有的几片菜叶丢了进去。

  生活如此困顿,对此徐有慧是有埋怨的,毕竟他们本没有必要租这种独院。

  卢阳城这么多客栈,随便早各条件稍微差一点儿的,就能省下不少银钱,那里会天天吃这些东西。

  “爹,哥……吃饭了!”

  听到这个声音后,院子里最大的那间房的门才被打开,徐家父子则从书桌前站起身来。

  房间摆了张桌子,这里是吃饭的地方。

  徐有慧的大哥名叫徐有文,其父名叫徐德立,父子二人让长相有些相似。

  当徐有慧端上三碗面后,将盛得最满的两碗放到了父兄面前,而她本人则是一个小碗。

  “有慧,你怎么吃这么少,来……爹给你些!”徐德立关心道。

  但徐有慧却道:“爹你们多吃点儿,女儿不饿,这些就够了!”

  徐德立正要多说,但院子外却传来了敲门声,将这一家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

  “有文,你去开门,看看是谁!”徐德立道。

  徐有文放下筷子,起身便往房间外走去。

  可当他打开门后,却见门口站着四名青年,一个个发髻散乱衣衫不整,看起来就不像好人。

  作为读书人,徐有文对这些人天然就有一种蔑视,于是他不快道:“你们找谁?”

  见开门这位面露不爽,外面这些人就笑开了,为首那人对同伴道:“他还问我们找谁,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说到这里,为首这青年当即道:“我们当然是找你的!”

  言罢,这些人便将徐有文推到一边,大摇大摆就进了院子里面。

  “哟……这就是读书人住的地方,也太寒酸了吧!”

  “就是,我家狗住的地方都比这里好!”

  徐有文面色涨红,这些人实在是太无礼了,于是他冲到这些人前面拦住道:“你们站住,给我出去!”

  为首泼皮不屑看了徐有文一眼,然后对手下人道:“你们看看,就他也想拦住咱么,还想叫咱们出去!”

  “哈哈哈……”

  被人无视,徐有文书生意气上来,顿时大声吼道:“滚出去!”

  然后,徐有文胸口便挨了一记重拳,被打倒在地后不断捂着胸口咳嗽。

  他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那里能和这些人对抗。

  这时,在叮嘱徐有慧待在房间里后,徐德立面色阴沉走了出来。

  将自己儿子扶起来后,徐德立才冷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为首泼皮刚刚打了人,昨晚上输钱的气也消了些,此时便道:“这地面儿爷爷我罩的,今天来收你们平安钱,每月五两银子保你平安!”

  居然要五两银子,他们在这里住一个月的房钱,也不过八两银子而已。

  别说徐家根本那不出钱来,即便能拿得出,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大钱。

  “我们没钱!”徐德立沉声道。

  “没钱?没钱就给老子滚出去!”为首泼皮恶狠狠道。

  而这时,徐德立并没有被吓住,反而开口道:“去年我们也是住的这里,那时候都没有收平安钱的,为何今日偏偏有了?”

  “而且,看你们一个个身无长物,为何偏偏只找上了我们?”

  连续两个问题,问得这些泼皮答不出话,为首那人则恨声道:“关你屁事,快点儿给钱!”

  这时徐德立却继续道:“前年是连番遭窃,去年是敲锣打鼓……今年就是你们!”

  最后,徐德立冷声道:“是宋伯舟派你们来的吧!”

  这话让为首泼皮脸色一变,随即他厉声喝问道:“说这这么多屁话,再不给钱,老子烧了你房子!”

  “大哥,干嘛要烧房子,咱先把他们打一顿……”

  “对对对,他们不是读书人么,咱们再将他书给烧了,看他还读什么书!”

  被人提到要烧书,徐德立马上就炸了,当即骂道:“我看谁敢!”

  其实读书人也只能动动嘴皮子,当这些泼皮们真的往前冲时,徐家父子也只能被动往后退。

  可这些人是存心要打人的,徐家父子立马就被拉扯住,随后这些泼皮就开始动手。

  “你们想干什么,就不怕王法吗?”徐有文呵斥道。

  “王法,老子打了你又能怎么样?”为首泼皮叫嚣道。

  虽然这两人又秀才功名,但卢阳城里这么大,他们打了人拿钱就能藏起来,躲过了风头又能出来。

  虽然徐家父子竭力反抗,但他们那能和这些人对打,更何况对方人还多。

  这时有人往房间里冲去,顿时把徐家父子二人急得不行,里面可还有他们的书和徐有慧在。

  “滚出来,混账……”徐德立骂出声来。

  书和女儿都是他的心头肉,绝不能由这些人胡来。

  但他二人都被人制住,此时还在被人殴打,再怎么愤怒也无济于事。

  “大哥,你快来看……这有女的!”里面泼皮大声道。

  这时徐有慧脸上满是惊恐,被父兄一直呵护在手的她才,从来没经历过这种恐怖的事。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