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228章 不快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去刘大疤子那里耍钱,而且还是陈啸庭带他一起上赌桌,这意味着郑多元又能捞一大笔钱。

  至少得有几十两银子吧!郑多元心里估计道,此时整个人兴奋得不行。

  处理一具尸体而已,直接扔到河里再捞起来,安个无名尸体就糊弄过去了。

  于是郑多元拍着胸脯道:“陈大人放心,尸首我会处理好!”

  陈啸庭便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感觉到陈啸庭现在心情不大舒畅,郑多元便道:“在下这就将这些人清理走,陈大人你看……”

  陈啸庭依旧微笑道:“你去吧!”

  于是郑多元转身,向已经进了院子里的捕快们使了个眼神后,后者便如虎狼般上前拿人。

  虽然没能的依靠郑多元打击陈啸庭,但能以这种方式逃离陈啸庭毒手,剩下三人还是觉得无比幸运。

  至少,他们还捡回了条命!

  所以,在被捕快们带走时,这三人竭尽全力的配合,中间连身上的疼都忍住了。

  随后地上的尸体也被抬走,所有捕快们都退了出去,最后郑多元在向陈啸庭告辞后,还将他们把院门给拉上了。

  事情尘埃落定,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

  而这时,徐家父子也站起身来,让陈啸庭感到不解的是,这二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饱含怒火。

  徐德立此时还能保持风度,只听他冷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阁下出手就伤了人命,不觉得自己有罪?”

  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陈啸庭听得也是一愣,心中的才下去的怒火又被点燃。

  但这是徐有慧的父亲,他还是要给他人家几分面子,即使恩将仇报他也得忍着。

  于是陈啸庭道:“这等恶人,不知有多少人被他们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杀了他们也算是为民除害!”

  这番话也有几分道理,徐德立一辈子虽然都在读书,但也不是那迂腐之人。

  原本气氛就该逐渐缓和,谁知徐有文此时指着陈啸庭,对身旁父亲道:“爹,他……他是锦衣卫的人!”

  这话让的徐德立顿时怔住,然后他便问徐有文道:“你怎么知道?”

  徐有文一脸愤然道:“儿子当时亲眼看见,之前就是他带人,对百户所请愿的士子们一顿毒打!”

  除了亲眼看见,参加了围困百户所的徐有文,当时也是挨了打的。

  要不是当时他见势不妙跑得快,说不定他也和那些倒霉的士子们一样,被锦衣卫的人打入了大牢,甚至连功名都被革除了。

  直到现在,那些被抓的士子们还没被放出来,也不知是死是活。

  听到儿子的这番话,徐德立心里的疑惑逐渐解开!

  难怪这年轻人杀人都不眨眼,手段还如此狠辣,人命在他眼里如同草芥一般!

  难怪堂堂一捕头,都得在他面前低头,还愿意帮他处理杀人的现场!

  当听到徐有文的这番话,陈啸庭心里“咯噔”一声响,接下来他就得慎重了。

  于是陈啸庭甩锅道:“徐兄,此事当时我也有难处,东厂的人下了死命令,百户大人也有严令,在下也是迫不得已!”

  所谓见人说人话,陈啸庭接着还道:“其实我对读书人一向是敬重的,当时动手也属万分无奈!”

  “但有命令在身,陈某也不得不如此,军人以服从为天职!”陈啸庭欠身道。

  不管是不是陈啸庭的真心话,但此时他的话确实有些道理,至少相对来说让人能接受一些。

  徐德立面色严肃,徐有文仍有愤愤不平,把陈啸庭看得反倒不自在起来。

  而这时,一直躲在屋子里的徐有慧,此时小跑出来道:“爹……”

  女儿出来了,徐德立这时才关心起徐有慧来,连忙问道:“有慧,你怎么样?没事吧?”

  看见女儿衣袖被撕破,徐德立心里无比的痛心,怪只怪他这个当爹的无能,连自己女儿都保不住。

  而站在一旁的徐有文,此时也关心起自己妹妹来,倒是把陈啸庭撂在了一边。

  几番解释自己没事后,徐有慧才道:“爹,哥……全靠陈大哥,女儿才免遭毒手,你们怎么还质问人家?”

  关心女儿是一回事,和锦衣卫立场不同又是另一回事,只听徐有文道:“妹妹,他是锦衣卫你知道吗?”

  徐有慧上前一步,一字一句道:“他是我们的恩人,不但救了我还救了爹和你!”

  这话也是事实,所以徐有文也是说不出什么,但心里对的陈啸庭还是充满了敌意。

  见徐有慧出来替自己说话,陈啸庭心里才好受了许多,但现在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徐有慧来到陈啸庭面前道:“陈大哥你别介意,我爹他们不讨厌你!”

  这话听得陈啸庭心中苦涩得很,就算事实是这样,姑娘你也别说出来啊!

  继续纠缠在这事上没意思,于是陈啸庭道:“这些泼皮都被赶跑,你们也可以安心了……”

  “日后若再有这些人上门,你们直接来找我就是,我就在城北三栖巷,到了报我名就可以!”陈啸庭沉声道。

  对此徐家父子都没表态,他们是打死都不会去找陈啸庭的,读书人真能去找锦衣卫这等刽子手帮忙!

  没人应答让现场有些尴尬,还是徐有慧道:“陈大哥,你吃午饭了没?”

  才问出了这句话,徐有慧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家里根本没东西招待客人。

  察觉到了徐有慧的尴尬,陈啸庭便道:“我吃过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我也就该走了!”

  徐家父子就在等这句话,只听徐有文道:“恕不远送!”

  不是他们不近情理,若是别的人的救了他们,他们一定会感恩戴德,谁让陈啸庭是锦衣卫呢!

  对这结果陈啸庭早有预料,所以他也不多说话,便对徐德立道:“那在下告辞!”

  言罢,陈啸庭立即转身,向一边的张二铁既然使了个眼色,一行人便往院门处走去。

  话不投机半句多,待在这里陈啸庭也觉得难受,还是早些走了微妙!

  看了父兄一眼后,徐有慧心里也有些生气,然后也跟着往外道:“陈大哥,我送送你!”

  这种行为是礼教所严禁的,徐有文正要喝止自己妹妹,却被徐德立抬手拦住了。

  “人家有恩于咱们,送送也无妨!”徐德立叹息道,读书人也是要恩怨分明的。

  徐有慧跟着陈啸庭来到了院门外,这是陈啸庭才转身道:“有慧,回去吧!”

  徐有慧有些愧疚道:“陈大哥,我爹他们人很好,你们之间肯定有误会……”

  陈啸庭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些我知道,日后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来找我,记住……在三栖巷!”

  徐有慧点了点头,郑重道:“陈大哥,今天谢谢你!”

  陈啸庭摆了摆手,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塞到徐有慧手中后,便道:“这钱拿去买件新衣服,这件不能穿了!”

  之所以拿这钱,是因为陈啸庭看出了徐家日子过得艰难,只不过拿买衣服做挡箭牌而已。

  随后没等徐有慧多说,陈啸庭便带着人转身离去。

  看着陈啸庭远去的背影,想起的父兄对他的态度,徐有慧心里感到很难受。

  摊开手掌,这锭五两的银子,更让徐有慧觉得很烫手。

  受之有愧!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