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232章 授意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房文康就是个蠢货,废物!”

  房间内,传来沈岳气急败坏的声音,甚至此时连他喜爱的一件珍贵瓷器,此时也变成一堆碎片躺在地上。

  此时,站在房间里经历这惊涛骇浪的,有张震山和杜建才二人。

  同样应该出现在这里王启仁,因为有公务在外没能过来,恰恰躲开了这一劫。

  这时,张震山只能硬着头皮道:“大人您息怒,卑职……还是觉得房百户不至于这么糊涂!”

  这话听得沈岳冒火,只听他怒道:“他还不糊涂?”

  “连自己手下人都管不住,一个个跳出来指证他,你说他在做什么?”

  沈岳也相信房文康是被陷害的,所以真正让他感到愤怒的,还是在于房文康本人的无能。

  所以,即便这次房文康证明了清白,沈岳也不会重用他,连手下都镇不住的人就是废物。

  这时张震山和杜建才都选择了闭嘴,现在沈岳处于盛怒阶段,再多嘴就可能引火烧身了。

  而这时,只听沈岳冷笑道:“岳安教谕发现了调包的卷子,刚好就被赵永明巡查时发现,简直就跟商量好的一样!”

  其实这话,在上次王府事件中韩彧也说过,他当时的心情和沈岳一样,因为被人坑的心情是一样的。

  赵永明是张元胜的得力干将,这次下去巡查诸府县,可以说直接就是冲着房文康去的。

  原本房文康是有反应时间的,可以将反水的手下料理了,但赵永明去了却强行保了下来。

  所以,现在房文康和赵永明还在对峙,这才上报消息到了千户所,故有了千户大堂争执的一幕。

  房间内变得死寂,最终沈岳说道:“韩彧这人的手段也就那两下,除了在下面搞鬼他还会做什么?”

  一个喜欢背地搞鬼的人,在嘲笑一个在下面搞鬼的人。

  感觉到沈岳心情平复,张震山和杜建才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黄至恩在刘世安手下,要是他在卢阳,可以让他给自己下属施压!”沈岳冷声道。

  刘世安几天前去了剑川,短时间内回不来。

  黄至恩到现在都没站队,但沈岳却不敢保证,这人会真的秉公办案。

  “去,把陈啸庭叫进来!”沈岳脸色阴沉道。

  好在他在调查队中安插了自己的人,只要操作得当的话,事情未尝没有专转机。

  此时,陈啸庭正与岳梦豪站在门口,这时他发现自己两人确实挺有缘的。

  既然有了大麻烦,又把他们两个年轻人召过来,想来就是要他们去解决麻烦的。

  听着里面沈岳愤怒的声音,陈啸庭不由道:“看来这次事情不小,棘手的活儿要下来了!”

  和陈啸庭不同的是,岳梦豪现在只关心,他和陈啸庭谁会被先叫进去。

  恰好这时,张震山来到门外道:“陈啸庭,千户大人让你进去!”

  事情真掉到自己头上,陈啸庭不免感觉紧张,跟着张震山便跨进了房间内。

  陈啸庭没有看见的是,在岳梦豪平静的眼神下,其拳头攥得很紧,陈啸庭先进去让他觉得又输了一筹。

  再说陈啸庭,在跟着张震山进了房间之后,便自然感觉到里面的森然气氛。

  看到沈岳面色阴沉坐在书案后,陈啸庭立马行礼道:“卑职参见千户大人!”

  沈岳没有立即叫他起来,而是沉声道:“有件事要你去办!”

  “请大人吩咐!”陈啸庭干脆道,因为这事儿肯定拒绝不了。

  沈岳便道:“安岳府发生了替换答卷的案子,百户房文康牵涉在内!”

  这时陈啸庭才知道事情大致怎么回事,可沈岳接着道:“但本官相信,房文康是被人栽赃陷害的!”

  这话即是沈岳的看法,也表达了他对此事的态度。

  果然,沈岳便道:“这次千户所将派人前往查证,由总旗黄至恩领队,韩彧那便派了小旗官熊贵……”

  “你也将随队前往!”

  说道这里,沈岳不由问道:“去了之后该怎么做,你是否清楚?”

  陈啸庭现在还在消化刚刚得到的信息,此刻面对沈岳发问,脑子顿时就盘算起来。

  见他面露思索,沈岳也不打扰他,许多事情只有自己想清楚了才知道该怎么做。

  当然,这也是沈岳对陈啸庭的一次考验,试验他是不是每次遇事脑子都转的快。

  没过一会儿,陈啸庭便开口道:“卑职以为,第一要务是要查证清楚细节,尽量还房大人一个清白!”

  “其次,则是……尽力掣肘黄至恩熊贵,破坏他们可能找到的线索,让他们无法调查下去!”

  两条线,一个开源一个截流,听得沈岳连连点头,暗道自己果然没看错人。

  于是,沈岳便道:“你说的大体不错,但你要记住……做事不一定要遵循规矩,非常时刻用非常手段!”

  谁都知道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但用了非常手段后果谁来承担?这问题陈啸庭不敢问。

  问了就是不忠,因为作为一个忠心的下属,是会主动为上官背锅的。

  这时,沈岳这对张震山和杜建才道:“你们各自去忙吧,出门把岳梦豪叫进来!”

  居然没自己什么事,张震山和杜建才都感到惊讶,但还是规规矩矩退了出去。

  他们现在只羡慕陈啸庭这么年轻,就能得到千户大人如此重视,日后平步青云大有可为。

  待这二人离开,房间内便只剩下陈啸庭和沈岳两人。

  正当陈啸庭猜测,沈岳叫岳梦豪进来有什么事时,只听沈岳沉声道:“陈啸庭……”

  陈啸庭腰杆不由更弯了几分,然后道:“卑职在!”

  这时,沈岳森然道:“若是房百户有胡言乱语的迹象,你知道该怎么做?”

  所谓的胡言乱语,是指房文康在面对极大压力下,转而投向韩彧后来攻击自己。

  沈岳的话让陈啸庭的心怦怦直跳,暗道当官果然得心狠手辣,这是暗示自己灭口吗?

  说实话,和房文康仅有的几次接触,陈啸庭对这位平易近人的百户挺聊得来,至少没有周文柱那么重的官威。

  但因为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房文康没能压住手下,被手下人给出卖了吧!

  沈岳在等他的回答,这时候陈啸庭装傻也不是,实话实说也不是。

  好在他急智,想了想后便道:“回禀大人,若真是如此,想必房百户容易失足落水,亦或者引火烧身……”

  “胡言乱语,疯疯癫癫之人,最是容易出事!”

  这时候,沈岳是真的笑了!

  他的手段狠辣,陈啸庭手段则是毒辣,杀人都知道撇清关系。

  这样的手下,如果不重用,岂不是太浪费了!

  有陈啸庭这番表态,沈岳对岳安之事便放心了不少,想来陈啸庭不会让他失望。

  “那好,你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准备出发!”沈岳沉声道。

  而这时,岳梦豪也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沈岳后再陈啸庭一侧参拜道:“卑职参见千户大人!”

  而这时听得沈岳吩咐后,陈啸庭则道:“卑职告退!”

  “去吧!”沈岳则道。

  和岳梦豪对视一眼后,陈啸庭便站起身来,迈步往房间外走去。

  而房间之内,沈岳则对岳梦豪吩咐任务,在韩彧下黑手时沈岳也会反击。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