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235章 两种纸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被陈啸庭喝止,黄至恩即便有意让熊贵上,此时也只能作罢。

  这时,只听黄至恩道:“陈小旗,你去解下房大人的官帽、腰牌、印信!”

  陈啸庭当即领命,一旁的熊贵目光冷冽,但既然黄至恩开口了,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走到的房文康面前,陈啸庭从他手中接过其官帽腰牌,一切都以沉默的方式进行。

  也亏得是陈啸庭前来的接手,若是熊贵这厮上来的话,绝对会想方设法羞辱房文康。

  当房文康转过身去,从大案上取下官印交到陈啸庭手中后,黄至恩便开口道:“房大人,这几天你就待着家中,暂时不要外出!”

  这已经算是软禁,好在还给了房文康一些面子,没有将他直接关进大牢去。

  这时熊贵终于忍不住道:“房大人,请吧!”

  房文康直接离开了,和赵永明他还可以对抗,但黄至恩是代表千户所来的。

  随后熊贵便安排了人手,紧跟房文康而去,目的就是为把他盯死亡。

  “第一件事,现在所有答卷都在岳安府衙内,要先看看答卷那里有问题!”黄至恩道。

  这时赵永明便上前道:“黄总旗,这事我熟悉,我带你们去府衙!”

  熊贵也对黄至恩道:“黄大人,赵大人这些天一直都在,让他带路正好不过!”

  可这时,陈啸庭却冷声道:“黄大人,千户所几位大人可是说过,调查之事只由咱们负责,闲杂人怕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闲杂人自然指的是自己,赵永明当即怒道:“陈啸庭,这就是你对上官的态度?”

  这种时候,黄至恩再度不表态,这种冲突他绝不会参与进去。

  熊贵此时也帮腔道:“陈小旗好大的威风,是不是拿着岳安百户的官印,就以为自己是百户了?”

  对熊贵陈啸庭是一点儿面子都想给,当即骂道:“关你屁事!”

  随即他才对赵永明道:“卑职岂敢对大人不敬,但卑职只想告诉大人,您捅出来这事已经惹得上面大人很不高兴了……”

  “好好活着才最重要,何必什么热闹都要掺一脚?”

  如果不是赵永明和房文康对着干,舞弊案肯定不会闹这么大,所以沈岳对赵永明肯定恨之入骨。

  听陈啸庭这意思,若是自己不识抬举,沈岳会把自己杀掉……

  至于沈岳能否杀掉自己,赵永明是一点儿不怀疑的,所以的心里有些猥琐了。

  可这时,熊贵却出言道:“陈啸庭,朗朗乾坤,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啸庭则笑道:“没什么意思,就是给某些人提个醒,和沈大人对着干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你……”

  熊贵正要上前,却被黄至恩给拦住,然后他对赵永明道:“赵兄,此事几位大人却是只委派给我了我等,你看……”

  黄至恩当真是把中立做到了极点,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了,还想要的赵永明自己拒绝。

  但黄至恩已表明了态度,赵永明就坡下驴道:“既然是千户所大人之令,那赵某就不同去了!”

  谁知陈啸庭接着道:“赵大人,您还是早些回卢阳去吧,岳安这里有我们就够了!”

  赵永明的手已握成了拳头,陈啸庭这就是得寸进尺。

  “这也是千户所大人们的意思!”陈啸庭沉声道,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上。

  这不是要当场动手的意思,但威胁的意味已经很浓,杀气这种东西真真是能感受到的。

  即便是站在一旁的熊贵,此时才真正认识陈啸庭一般,之前他对陈啸庭小小年纪还很是不屑。

  “哼……”赵永明拂袖而去,现在他却是对回卢阳很迫切。

  总归来说这件事是他闹出来的,他得赶紧回去寻求韩彧的庇护,否则他真怕哪天睡下后就起不来了。

  赵永明带人离开了,黄至恩要到府衙去,陈啸庭和熊贵都选择了同去。

  百户所和府衙离得不远,当黄至恩一行赶到衙门外时,便见到大批读书人聚集在此。

  “严查舞弊,以正考纪……”

  “严查舞弊……”

  老远就听到读书人们的喊叫声,若是门口衙役们拦着,这帮人可能真的会冲进去。

  “发现这种事一般都要封锁消息,怎么传得人尽皆知,有人不怀好心!”陈啸庭冷声道。

  熊贵当即拆台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既然房文康敢做,那就别怕人说!”

  “姓熊的你可别忘了,现在事情还没开始查,你若再胡乱污蔑房百户,小心遭报应!”陈啸庭威胁道。

  这时黄至恩呵斥道:“都别说了,进府衙去看看!”

  当学子们看到是锦衣卫的人过来,一个个眼神中都满是恨意,谁让锦衣卫的人在他们最重视的科考上胡来了呢!

  “让开让开!”

  有校尉过去驱赶人群,这些读书人虽然目光中有恨意,但在锦衣卫面前还是不敢胡来。

  通过人群后,陈啸庭一行直接进了府衙,但早有衙役进了衙门内禀报情况。

  但黄至恩没去见知府,而是找了名衙役带路,直接去了阅卷的地方。

  现在阅卷已快接近尾声,但因房文康和赵永明相持不下的缘故,那份假答卷一直都在府衙这边。

  当陈啸庭一行赶到时,几名官员还在房间里阅卷,见他们来这些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

  这里最大的是教谕徐文举,看到锦衣卫上门后他立马就迎了出来。

  黄至恩开门见山道:“那份假答卷在哪里?”

  徐文举在前面带路,把他们三人引到了的房间的一排柜子中,打开柜门取出了一份的答卷。

  黄至恩拿在手里,却看不出门道来,上面的字他倒是认得,但读起来也云里雾里。

  这时,徐文举便道:“当日我们将答卷从百户所库房取出后,便在你们锦衣卫的监视下,运到了府衙之内开箱!”

  “然后我们就发现,这位王渊的答卷有问题……”

  黄至恩便道:“那里有问题?”

  徐文举笑道:“就是这答卷本身有问题!”

  “当日考试我们发下去的答卷,用的是黄竹纸,而这份答卷用的高岩纸!”

  纸就是个纸,里面居然还有这么些门道,黄至恩感觉自己视野被拓展了。

  “所以你们断定,这份答卷是假的?”黄至恩沉声道。

  这时徐文举又拿出一份答卷,对黄至恩道:“若是你们不信,可以自己感受一下,这两种纸张的区别!”

  陈啸庭也上去摸了一下,虽然他没有徐文举这样专业,但他也能感受到的这两种纸的不同,只不过一时间又说不出那里不同。

  这时,黄至恩则道:“看样子,得把房大人的小舅子,先抓起来了!”

  熊贵当即道:“卑职愿往!”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