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237章 那晚的事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下午,陈啸庭跟着黄至恩一起,去训问了邓通几人。

  并没有太大的收获,一切的证言现在都显示,替换答卷的只能是房文康。

  这让陈啸庭深感焦急,如果事情真这么发展下去,那这趟差事他很可能要办砸。

  当天色已经暗下来时,陈啸庭没有和黄至恩等人待在一起,而是去了房文康家。

  说到底,事情的根源还是在房文康这里,许多事情白天陈啸庭不方便问,只有私下过来。

  熊贵本想跟着一块儿来,但在进门的时候却被房文康拦住了,这种非正式会面房文康想见谁就见谁。

  进了客厅,等仆婢们端上茶水后,房文康才道:“陈小旗这么晚过来,想必有话要问吧!”

  没等陈啸庭开口,只听他接着道:“这一关房某能不能过,全靠陈小旗了!”

  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陈啸庭对房文康便有些不爽,他一堂堂百户不该行动起来?

  当初他若是果决一些,直接将案牍库值守校尉杀掉,那里还会有这么些事。

  再有,后面赵永明过来掺和时,他也该当机立断掌握主动,而不是和赵永明扯皮。

  所以,陈啸庭只平静道:“大人应该想想如何自救,很多事情要自己去做!”

  虽然房文康暂时被解除了职务,但他在岳安百户所任职一年,总是要安插些亲信才是。

  然后,陈啸庭便问道:“大人在这里任职,总该知道那些人忠心于你,总不能人人都是邓通那样的。”

  虽然不知道陈啸庭问这个做什么,但房文康还是答道:“总旗蔡洪是我一手提拔的,若是陈小旗有为难的事,可以找他帮忙!”

  这就对了嘛,有时候办事就得人多力量才大,到了必要时刻还得用蛮力。

  解下佩刀放在茶几上,客厅外是张二铁几人守着,所以这里谈话不会被外人知道。

  饮了一口茶后,陈啸庭便道:“房大人,等会我会问你几个问题,请你一定如实回答,即便……答案对你不利!”

  房文康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问吧!”

  陈啸庭便道:“初十当晚你说你去喝酒了,那么是你召集者还是被邀请者?”

  房文康答道:“当日是本地豪绅召集,本官只是参会!”

  “房大人和这些人关系是否融洽?”陈啸庭问道,但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果然,房文康便道:“虽说是一张桌子上喝酒,但房某要从他们身上刮油下来,他们心里肯定恨我!”

  然后陈啸庭没接着深挖,因为如果有要交代的,房文康肯定会主动说。

  “当晚真的喝醉?离开后大人怎么回的百户所?中间是否有人找过您?”陈啸庭又问道。

  房文康稍作回忆后,便道:“确实喝多了,当时坐的轿子回去,中间没人找过我!”

  陈啸庭微微一笑,然后道:“这可就奇了怪了,既然已经喝多了,大人为何去了案牍库?”

  房文康一时语结,因为他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去那地方。

  只听陈啸庭道:“当时您喝醉了,最应该去的地方是哪儿?是您家的床才对!”

  房文康沉默不语,他干审讯工作这么多年,知道当遇到矛盾时,解决它才会接近真相。

  “你的意思是?”房文康问道,他希望陈啸庭能帮他释疑。

  陈啸庭便道:“如大人方才所说,当天晚上您只和那些豪绅有交集,能影响到你的只有他们……”

  “所以,这些人中有鬼!”陈啸庭冷笑道。

  当房文康眉头紧皱之时,陈啸庭道:“大人好好想想,当天晚上那些人对你说了什么?或者说让你做了什么!”

  实际上房文康这些天一直在回想,但想的都是回百户所后的场景,当天晚上觥筹交错时的情形他却没想过。

  “如果不是有人怂恿,好端端的您怎么会去案牍库!”

  房文康搜肠刮肚,但一时间却无所得。

  “这事儿,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我得下去好好想想!”房文康沉声道,现在他也发现问题了。

  这时陈啸庭的问题并没有结束,只听他问道:“大人进了案牍库,做了什么?”

  房文康仔细思索后,便道:“当时我应该看了木箱……”

  “我想起来了,当时在我从酒楼离开时,有人说过今日是府试之期,告诫我一定要保证答卷的安全!”

  这时,浮现在房文康脑海中的,仍旧是一片模糊的情景。

  听到这里,陈啸庭接着便道:“所以,大人你虽然喝醉了,但却把这些话记到了心里!”

  于是陈啸庭追问道:“说这话的人是谁了?”

  房文康则苦笑道:“记不清了,只记得有人在我耳边说过这些话!”

  陈啸庭不由叹息道:“韩彧下这个套步步为营,把大人您框死了!”

  岳安的豪绅中也有人和韩彧勾结,可以确定这事韩彧早就在准备,直到现在才借助府试实施而已。

  难怪从王府事件后,卢阳就那么的平静,原来人家是在下一盘大棋。

  这时候陈啸庭又问道:“大人和手下总旗邓通,想必一直不和吧!”

  房文康点头后道:“也不能说不和,只是一直关系生分而已,现在我才知道他是韩彧的人!”

  这并不意外,当初广德若是不出事,周文柱也不会知道自己手下有韩彧的人。

  反之,那些被韩彧掌握的百户所中,一样会有沈岳的桩子。

  紧接着房文康又道:“但案牍库值守校尉潘庆祥却是我心腹,只不过他说了实话而已!”

  “当日刚出事时,赵永明就闯进了百户所,当即就质问了潘庆祥,然后潘庆祥就说了实话。”房文康苦笑道。

  现在他头一次觉得,手下的实在人一样不靠谱。

  房文康接着道:“再加上潘庆祥手里的进出记录,赵永明就将此事栽到了我头上,后面的事你们也都知道!”

  也就是到了这世界,陈啸庭才完全了解到事情的仔细经过,但真相依旧显得扑朔迷离。

  最后,陈啸庭还是不甘心问道:“大人您仔细想想,当时你进案牍库时,真的没有旁人?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房文康直接答道:“应该没有其他人,毕竟案牍库的进出记录上,当晚也只有我一人进入其中!”

  “但……当时我并不清醒,谁知道真正情况!”

  可若说有人跟着一起进去,房文康又拿不出证据来,他发誓这次难关躲过去后一定戒酒。

  陈啸庭整个人陷入深思,问题进行到了这里,他也确实没什么可问的。

  “大人,无论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你可得记住……绝不能认罪!”陈啸庭沉声道。

  这是对房文康的告诫,因为他一旦有撑不住的趋势,那他也就活不长久了。

  陈啸庭话里的意思房文康明白,所以他郑重道:“即便不为了自己,为了全家老小,我也会撑住!”

  于是,陈啸庭告辞离开,房文康却没有起身相送,他现在感觉特别的累。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