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238章 案牍库
小说:锦衣血途最新章节  作者:飞花逐叶

  时间越到了后面,陈啸庭和黄至恩一起的时间就越少。

  这恰恰是熊贵愿意看到的,这样他就可以对黄至恩施加影响,而不用担心陈啸庭在一旁捣乱。

  一大早,陈啸庭便早早起了,带着手下校尉们去了案牍库。

  最近这些天岳安百户所人心惶惶,点卯制度近乎废弃,很多人已几天没来百户所过。

  但因案牍库干系重大,所以此时仍有人值守,是潘庆祥和他手下几名差役。

  当陈啸庭行赶过来后,值房内的潘庆祥立马站起迎了出来,对陈啸庭恭谨道:“参见大人!”

  陈啸庭面色平静,示意他起后道:“今该你值守?”

  案牍库由潘庆祥和另外一校尉负责,但那人近些子一直卧病,所以半个月来一直是潘庆祥在管。

  潘庆祥便道:“正是在下!”

  抬头看了一眼“案牍库”的匾额后,陈啸庭便道:“进去看看!”

  事发生在案牍库,想找到突破口,陈啸庭觉得到这里很有必要。

  如果在这里仍无法找到突破口,那么陈啸庭就只有一个办法,对初十晚上宴请房文康的人动手。

  严刑拷打之下,这些人只要交代出是受韩彧指使,那么事就变简单了。

  但这个办法不能轻易用,因为动这些豪绅牵扯过大,稍有不慎容易引起更大规模反弹。

  而这时,潘庆祥却问道:“大人是所有人进去,还是……”

  “怎么?你有什么建议?”陈啸庭问道。

  潘庆祥则道:“在下问这些,只是方便记录而已,进出人员都要记录!”

  不得不说,潘庆祥确实是个实诚人,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自己本职工作。

  案牍库是重地,进去太多人也不合适,于是陈啸庭指着刘建平和牧长歌二人道:“就他二人随我进去,其他人都在这里守着,任何人不准进入!”

  这里,陈啸庭主要是针对熊贵,他怕这些人过来捣乱。

  而且事发展到这一步,黄至恩搜集的证据已经足够,上报的文书也已经送出去了。

  简单来讲,留给陈啸庭的时间不多了。

  潘庆祥做好记录后,陈啸庭便带着人刘建平和牧长歌进了案牍库,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排排架子。

  上便摆放着各种册子,还有些是单独摆放贴有封条的盒子。

  潘庆祥跟着进来的,他指着库房内一处空地道:“大人,当天夜里,装有答卷的箱子就放在这里!”

  陈啸庭点了点头,便问道:“这个库房之内,还有没有其他出口?”

  潘庆祥立马答道:“除了大门,再无其他出口!”

  “哦……那你先出去吧,我在里面看看!”陈啸庭缓缓道。

  虽然不知道陈啸庭要做些什么,但这是上官的命令,潘庆祥只能遵命。

  等潘庆祥离开后,一旁的刘建平开口道:“大人,最近黄总旗收集的证据,可对房百户极为不利!”

  “这些证据被他们递上去后,千户所就可以直接拿人了!”牧长歌跟着道。

  这些道理陈啸庭何尝不知,所以他得加快进度了。

  只听陈啸庭道:“行了,你们把这库房里仔细看看,找找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前两天陈啸庭随黄至恩一起到过案牍库,但因为人多眼杂,所以他对这里的况没有仔细查看。

  案牍库实际上并不大,没过几分钟刘建平二人就折返回来,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大人,这里只有一个出口,就是案牍库的大门,其他没有什么发现!”刘建平禀告道。

  可这时,陈啸庭却道:“这里面都转完了?”

  “转完了,确实没有可疑迹象!”刘建平郑重道。

  陈啸庭则望着房顶,然后道:“上面看了没有?”

  沉思一番后,刘建平则道:“大人的意思是,这些人从房顶上进来?”

  还别说,刘建平也觉得有这可能,虽然这样做很容易被发现。

  “去找个梯子,先到房梁上看看!”陈啸庭平静道。

  上房顶很容易被发现,陈啸庭可不想被熊贵知道,到时候又会惹出事端来。

  如果这人真的是从房顶上进入的,那么上面的瓦片就有翻动迹象,自然可以得出有其他人进来过。

  很快了刘建平找来了梯子,三人先后都上了房梁上,还别说这房梁高的,用的都是够粗的大木头,在上面站人毫无问题。

  虽然案牍库时常有人打扫,但五六米高的房梁上却没人管,所以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灰,不是还有些蜘蛛网错落其间。

  恰恰是这样的环境,最容易发现有人出现的痕迹,所以陈啸庭道:“都仔细点儿,除了瓦片别忘了看脚下的痕迹!”

  刘建平二人得令后,整个案牍库一下就安静下来,三人都仔细搜索着。

  对陈啸庭来说,如果这里还没有发现,那么事就真的棘手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陈啸庭已是满头大汗时,突然听到刘建平声音道:“大人,这里有发现!”

  陈啸庭一步一步从房梁上挪了过去,便见刘建平指着处于角落的房梁道:“大人您看,旁边到处都是灰尘,但这里却很干净!”

  陈啸庭放眼望去,虽然这里的光线不太好,但他还是看见了角落处房梁上干干净净的一片。

  除此之外,在其旁边还有几个错落印着,于是陈啸庭问道:“那几个脚印是你的?”

  刘建平摇头道:“大人,我才走到这里,那脚印不是我的!”

  陈啸庭则又问道:“上面的瓦片可有翻动痕迹?”

  实际上,过了这么长时间,房梁上下都被找遍了。

  刘建平和牧长歌都摇头,这让陈啸庭心中更是不解。

  只听他道:“这角落里有脚印和人在的痕迹,说明初十那天有人藏在这里,替换答卷大人就是他!”

  “但是,既然这人不是从房顶进来的,那么他会从那里进来?”

  这个问题,刘建平和牧长歌也陷入深思,但一时半会都没有头绪。

  可这时,却听刘建平道:“大人您看,这脚印……好像是官靴!”

  陈啸庭心神一震,当他仔细看去,才发现印在房梁上的脚印确实是官靴。

  不但如此,这时陈啸庭还发现,在脚印旁边还有几个黑点,疑似是墨迹的。

  “官靴,墨迹……”陈啸庭口中念道。

  “大人可是有了发现?”刘建平不由问道。

  陈啸庭笑了笑道:“这人穿的官靴,可能就是这百户所里的人,那他会不会从案牍库的大门进来?”

  当然有这可能,但刘建平和牧长歌不敢想象,谁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光明正大进来搞鬼。

  “走,咱们下去!”陈啸庭沉声道。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