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一百八十八章 猪鼻子插大葱
小说:九叔对门开义庄最新章节  作者:左岸下的鱼

  ntent

  所谓,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九叔虽然没有穿云箭,但是他开坛后,作秘法。

  邀请他们这一脉的师兄弟,起到的效果是一样的。

  翌日一早,吴赤起来打了两遍炼体拳,就跑到对面九叔家了。

  进了门后,只见九叔换上了一件杏簧道袍,坐在主位之上。

  看到吴赤前来,便让吴赤坐到一旁的座位上。

  “九叔,来的不是你师兄弟吗,要这么隆重!”吴赤笑道。

  “你还青年,不懂,坐着看吧。”九叔神色有些严肃的说道。

  他们这些师兄弟,也是许久没有聚在一起了,自然需要隆重些,其中自然还有一些攀比的心理。

  不一会儿的功夫。

  门外便逐渐有人陆陆续续的来了。

  九叔不停的和来人招呼寒暄,看那几个人的样子,对九叔还是颇为恭敬的。

  至于吴赤,则是坐在一旁自顾自的喝茶,暗中却是打量着这些人。

  四目道长和麻麻地没来,四目道长是因为刚接了个活,正在处理他的那些货。

  至干麻麻地,打死他都不会来。

  这些来的人都穿着和九叔相同制式的道袍,和九叔同一辈分的便进来坐着,弟子之类的就先由秋生和文才招呼。

  九叔的这些师兄弟,论修为境界,比之九叔还差了不少。

  大多是法师境界或者初入人师境,也就和吴赤差不多。

  总的来说也算不错了。

  当然,如果论战力的话,比吴赤就要差许多了。

  吴赤在打量众人的时候,众人何尝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在场的都是九叔的师兄弟。

  各自之间十分熟悉,而吴赤和他们坐同样的位置,以前却没见过,显眼的很。

  “师兄,不知道这位道友是”

  坐在位子上的吴赤,年纪轻轻的样子,却颇受九叔的优待。

  这些人多少能够看出对方的不凡来,见状不由问道。

  “这位是吴赤吴小哥儿,祖上为嗜血真君吴有剑的后人。”

  “一身修为,寻常的人师境修士也不是其对手。

  而且……吴小哥儿习得神宵雷法护身。”

  嚯!听到九叔这么一说,即使早有准备的众人,不免心中也是一惊。

  近百年来,在修行界中,吴家嗜血真君的后人已经很少能听到了。

  如今,想不到却在这里见到了真人!

  再看看这位吴道长的年纪,看容貌,二十郎当岁。

  而且听他们师兄九叔的话说,修为已经不在人师境之下。

  还练有万法唯尊的雷法,这雷法在修行界可是数一数二的传承。

  就是他们茅山祖庭,也没有完整的雷法传承。

  就是他们大师兄石坚的闪电奔雷拳,虽然也是雷法,但那只是雷法的支脉,算不得正宗!

  真是够年轻的,也真是够妖孽的!

  也难怪师兄会请他过来助拳。

  如果他们知道吴赤只修炼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估计会找个地缝钻进去。

  接下来,在九叔的引见下,吴赤便和九叔的几个师弟纷纷见礼算是认识了。

  眼看人到的差不多了,九叔这才说道:“各位师弟,现在鬼全都跑出来了。”

  “要是不能将他们制服,就会到处闹鬼,酿成大祸,可是只靠我一个人,不可能把这么多鬼都抓起来。”

  九叔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人打断他:“师兄,我看这件事还是等是石师兄来了再决定吧。”

  其他人听到这话,也是连连点头。

  九叔见状却是丝毫没有办法,知道自己这个大师兄积威已久,众人不敢越过他做决定。

  只是他们这个大师兄素来傲气,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应自己之邀前来,否则九叔也不会说这话。

  “他算老几啊,这么多人等他一个”

  听到这话,九叔没有说什么,秋生却不爽了,直接说道。

  “就是,他算老几啊。”

  文才也是连声附和。

  秋生和文才本事稀烂,但是惹祸的本事却是一流。

  吴赤摇摇头,在这种场合,没大没小,简直是在给九叔摸黑。

  没看到其他人的弟子,都站在自己师父身后,一声不吭吗?

  这里哪有他们这种小辈说话的地方。

  在场的不少人眉头都皱了起来,不管石坚这个人的人品如何,却始终是他们的大师兄。

  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他们两个小辈这么说。

  众人虽然没说话,但是那沉默的气氛,分明是对九叔的不满。

  九叔也是当场沉下脸,呵斥道:“没大没小的东西,我的大师兄就是你们的大师伯,都给我闭嘴。”

  九叔发火,秋生和文才也只能闭嘴。

  石坚的架子摆的很大,再等了大概有半个时辰,才姗姗来迟。

  只见一个身穿黑白两色道袍的老者,满脸傲气的走了进来。

  身后跟着个身穿青色衣衫,也是一脸傲气的年轻人。

  那些弟子辈的纷纷上前见礼,一个个恭敬的不行。

  九叔这帮师兄弟也是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只有吴赤,在座位上,悠攸然,丝毫不在意。

  反正不是他的大师兄,他才不上去当舔狗呢!

  而且对方那一副谁都欠他钱的模样,让他连面子工程都懒得做。

  石坚一脸傲气,面对众人的行礼面无表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而且还坐到九叔刚刚坐的那个主位上,完全没有把九叔放在眼里的意思。

  这是?

  石坚落座后,发现在一旁的座位上,竟然还坐着一个不到弱冠的年轻道士,不禁暗皱眉头。

  只是他虽然为人狂傲,却也是心思深沉之辈。

  这个年轻道士,能在这么多同辈人之中,坐在位置上岿然不动,必然有其不凡之处。

  可是石坚能够看出吴赤的不凡,可不代表其他人也能看出来。

  他的儿子石少坚可没有他的阅历,但却继承了他的那身狂傲。

  那石少坚素来傲气惯了,但是在这种场合上,还是只能站着。

  要知道他爹是上一辈的大师兄,他也自比为这一辈的大师兄。

  此刻见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家伙,居然能够坐着,顿时一股火气冒了出来。

  “你是谁的弟子,没看到我师父来了吗?还不快给我站起来。”石少坚一副猪鼻子插大葱的摸样呵斥道。ntent

  p九叔对门开义庄59652dexhtlp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