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赚钱的游戏
<dl id="nzffp"></dl>

<span id="nzffp"></span>
<p id="nzffp"></p>
<pre id="nzffp"></pre>

<pre id="nzffp"><th id="nzffp"><span id="nzffp"></span></th></pre>

<video id="nzffp"></video>

第十二回 末路?
小说:剑魔志之虎啸山庄篇最新章节  作者:恰如荒丘卧虎

  秦无悲刚一松手,紧随其后的白斩屠便传来一声闷哼!

  没办法,他与秦无伤姐弟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秦无悲利用的就是他白斩屠反应不过来!

  当他视觉捕捉到异常之后,散躲的念头还没有升起来,他的左肋就挨了重重一击!再往上三寸,就是他的心脏!左肋受了一记重创后,白斩屠登时喷了个满天血雾,初步估计,至少断了两根肋骨!继续追杀那是不可能的了,万一秦无伤折回来,玩儿命跑的就轮到他白斩屠了!

  虽然听到白斩屠发出一声闷哼,而且他的追踪也停了下来,但是秦无伤也不敢稍停,别说情况不明,就算他当真遭了重创,他也没办法保证在他痛打落水狗的过程中护得了秦无悲的周全,所以他只能抱着秦无悲继续跑,他也不知道具体跑向何方方是终点,被一个超级刺客盯上了,绝对是一个噩梦,虽然他秦无伤也是一个超级刺客……

  这俩个超级刺客这会麻秆打狼,两头儿怕,所以都没有选择牙对牙、齿对齿的死磕,一个是担心阴沟里翻船,千年道行一朝丧。

  另一个是担心护不了家姐的周全,所以暂时也就相安无事了。

  一口气又跑出去十里地以后,秦无伤才敢放慢脚步,之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秦无悲被秦无伤笑的有些莫名其妙,就问他何故发笑

  秦无伤道:

  “阿姐,你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随手重创白斩屠一次!兄弟我我这些年里,与他交手无数次,累积的伤害都不如你刚刚那一下!哈哈哈哈……”

  秦无悲在见识到刚刚弟弟和白斩屠的速度以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温柔的轻抚着秦无伤略带胡茬的面颊道:

  “好弟弟,放我下来吧!也不知道那白斩屠会不会返回‘骆府’寻你姐夫撒气。”

  马上就到渡头了,秦无伤就将秦无悲放了下来,之后微笑道:

  “阿姐放心吧,只要咱们俩没死,姐夫就是安全的,白斩屠此人这会心心念念的就是取咱们姐弟的性命,而且听刚刚白斩屠的闷哼,只怕这回他要觅地疗伤了,短时间内,咱们都是安全的,不过夷陵短时间内还是不要回去了,对了阿姐,你和姐夫有孩子吗?”

  秦无悲替秦无伤掸了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露出一副母性的光辉,道:

  “你有一个外甥女,半个月前,去她爷爷那里了,每年她都会去她爷爷奶奶那里呆上大半年的。”

  秦无伤笑道:

  “要不,阿姐带我去看看我外甥女”

  “好啊!”

  “哪里”

  “锦官城”

  “坐船吧!”

  “走!”

  秦无伤大声吆喝道:

  “船家!走哪的”

  “江阳!走不走就差俩人了!”

  “江阳,那离锦官城不远已,走!”

  “姐慢点。”

  “好!”

  姐弟二人刚上船,雨就下来了,马上就要到长江的汛期,秦无悲刚刚被秦无伤抱着高速奔波,这会已经很疲倦了,所以风景什么的对她没多大的吸引力了。

  入了船舱以后,秦无悲就找好床铺躺了下去,刚刚为了逃命,她一个普通人之身愣是体验了一会刹那百丈的高速,幸亏有秦无伤内力输入缓解她的不适症状,但是几十里下来,她依然疲惫到了极点,躺在塌上的时候,秦无伤就坐在她的腿边上,在她眼里,她的弟弟高大英俊,越看越觉得欣慰,之后打了几个哈欠,还是不肯合眼。

  秦无伤将秦无悲略微凌乱的发丝拨到他阿姐的耳后,微笑道:

  “阿姐尽快休息吧!我就在这,哪我都不去,就守着你,乖哈。”

  秦无悲听到秦无伤哄小孩一样的口吻后,笑骂道:

  “你个臭小子把你老姐当娃娃哄啊!十五年前我就是这么哄你的呢!你也睡吧!给你到个地方。”

  “那个啥,如果我困了,我睡上铺就是了。”

  “臭小子马槽子当棺材,还盛人了!”

  “阿姐快睡吧!”

  “你也早点睡”

  “嗯”

  看着很快进入恬睡状态的家姐,秦无伤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铲除白斩屠这个超级刺客,虽然趁他受伤找上门去,说不定能取了他的项上人头,但是如果一个超级刺客存心想要隐踪密迹,就算是作为同行的秦无伤也别想发现蛛丝马迹,而且他没有留下他的把握。

  与此同时,隐入密林的白斩屠将上装脱下,一枚烂银子打的戒指稳稳当当的嵌在白斩屠的左肋第二和第一中间!

  更加可怕的是,当时如果不是白斩屠控制那两根肋骨往中间并了一下,那么那枚戒指会直接命中他的心脏!作为代价,第二、第三两根肋骨被其巨大的相对速给击断了,尤其是变形了的戒指不光嵌在血肉之中,还有两根肋骨的断茬之处!

  牙一咬、脚一跺、心一横白斩屠一把将之扣了出来!不仅仅是血肉,还有断骨处爆发的剧痛强悍如他,在这股剧痛中也差点叫喊出声!

  绕是如此,也疼的白斩屠破口大骂道:

  “他妈的!疼煞老子了!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了,忽略他姐的小动作了!幸亏那白眼狼有顾虑,没有追过来!不然以本门主这个状态,休说与之相搏了,就算是跑估计都跑不了!”

  不过不愧是经过〔黄泉丹〕极限改造的人,左胸处那个深可见骨的伤口处,肋骨的断茬处正分泌出了一种乳黄色的粘稠液体,断骨处的自我修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行着。

  感受到这一切的白斩屠送了一口气,之后冷笑道:

  “没有当场干掉本门主,下次你以为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等着吧,你们姐弟一个都跑不了!”

  就在这时,白斩屠突然听到的头上传来意识到鹰呖声!

  “怎么在这么个节骨眼儿上呢?想安安静静的养伤看样子没指望喽!”

  沿江而上,第三天的时候,终于到了长江位于四川和大理交界处的航道了。

  正所谓‘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虽然西起白帝城,东至夷陵的的长江三峡已经过去了,但是,两岸的猿声依然不绝于耳,听船老大所言,这是那群猢狲在看到江面上有船兴奋的。

  “阿姐,江面上风大,回仓里吧!”

  秦无悲撩了一下头发,笑道:

  “臭小子,你瞧不起你姐我啊?我有这么脆弱吗?年纪轻轻的怎么如此啰嗦呢?”

  秦无伤笑道:

  “哪能呢!这不是担心你着凉了嘛!”

  “知道啦!再有三天就要到宜昌渡了,不知道小冰看到我带着你这个舅舅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会是个什么反应?”

  “我那外甥女绝对会很惊讶的。”

  “阿姐,你说,到时候我给她准备个什么见面礼比较好呢?”

  “嗯...那丫头比较喜欢蝴蝶,如果你……”

  秦无悲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秦无伤身形一阵模糊,之后就没影了!

  就在秦无悲打算放声大呼的时候,秦无伤又回来了!手里还有一只蹁跹欲飞的大马莲,虽然秦无伤并没有捏着它的肢体或者翅膀,但是它不管怎么飞,都会被秦无伤挡回去!

  看的秦无悲都愣住了!忘了责备她弟弟刚刚突然消失不见的事儿了。

  这时候,下游方向跟过来了一条同样规格的大型客船,刚刚转出那道江湾,船头矗立着一个白衣飘飘,但衣服前襟处殷了一大团血渍使得那股风度中夹着着一种名为‘可怖’的因素。

  秦无伤当机立断,立刻点中了秦无悲的昏睡穴,之后三步并作两步,趁白斩屠还没注意到他的时候,讲昏迷不醒的秦无悲抱到了他们的房间,将秦无悲安置到床上并盖上了被子,秦无伤道:

  “阿姐,不好意思,有些事儿,我必须得处理干净才行,无伤不得已只能点了你的昏睡穴,阿姐先睡半个时辰吧!我尽快回来就是。”

  说罢,秦无伤走到舱门口儿,将门栓立起来,之后出门,一关,咔吧一声,门栓就落了下来,秦无伤拽了拽门,确认已经栓好了以后,这才回到夹板,之后一个助跑,在船尾猛的一蹬,直接凌空越向了已经接近到五丈之外的那条船!

  还在半空的时候,秦无伤就抽出了‘邪王刃’倒握在手里,等他落在夹板上以后,白斩屠才看清了来人是谁!

  二人电光火石的交手一下,之后一触即分!

  白斩屠犹如夜枭一般的嗓音响了起来:

  “呦!白眼狼,你这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啊!”

  秦无伤道:

  “少废话,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今日不与你一个了断,我后半生也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说罢又持刀冲了上去,二刚刚二人对话的时候,白斩屠也很罕见的套上了他的兵器,那是一副造型颇恶的指虎!

  当二人第二次交锋的时候,夹板上乘客和船员已经躲回船舱了,只于几个有种的探出来脑袋看戏。

  虽说经过〔黄泉丹〕的极限改造以后,白斩屠的恢复能力已经异乎于常人了,但是伤筋动骨这种对普通人来说需要一百天的伤势,对他和秦无伤而言也得半个月,所以刚刚跟秦无伤死磕了几下以后,他的左肋那俩儿断处不禁隐隐作痛,甚至尚未成功愈合的伤口血痂之下也渗出了一缕血丝!

  “白眼狼,你不想咱们师徒的对决变成别人眼里的猴儿戏吧?换个地方吧!”

  “我倒是看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秦无伤话音刚落,白斩屠就一个纵跃,踩在奔腾的江面儿上点了几下后便落到了右岸!而秦无伤也脚前脚后的落在了附近!

  之后秦无伤二话不说倒握着〔邪王刃〕就冲了过去!

  面对来势汹汹的秦无伤,白斩屠呲牙一笑,拔腿就跑!

  ‘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这是秦无伤此时此刻唯一的念头,所以秦无伤也紧蹑其后,两条船上的乘客和船员们一窝蜂的挤在了右船舷,一瞬不瞬的盯着离船上岸的两个高手,结果还没怎么滴呢!那个白衣男就让那个拿家伙的给吓跑了,害得这两船吃瓜群众大骂那个白衣男不中用,害他们白兴奋一场!

  白斩屠玩儿命的跑,秦无伤毫不停歇的追,白斩屠摘下一个指虎,右手拿着之后非常隐蔽的从左腋之下松手,打算用秦无伤他姐重创自己的方法阴秦无伤一下,结果随之而来的一声金属撞击声就让他嘴里发苦了。

  果不其然,身后传来了秦无伤的嘲讽声:

  “白斩屠你不是一向各方面碾压我吗?怎么还用这种我用过了的招式丢份啊!”

  此地距离锦官城已不远已,一口气跑出百里,白斩屠胸前殷出来的血色已经蔓延到下摆了!此时此刻白斩屠脑门子上一层又一层的冒出冷汗,之后又被迎面而来的劲风吹干,白斩屠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程度了,听到秦无伤还有功夫出言讥讽于他,此时此刻的白斩屠心里暗自发狠,‘你小子逼我太甚,本门主还有个玩儿命的绝招,就算拼了躺上半年,我也得让你知道知道本门主‘黄泉之影’的名头儿不是随随便便自封的!’

  不过〔黄泉门〕的禁招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施展出来的,他需要点儿时间!

  正好前方一个山坡,他便暗摧逆黄泉之法,登时他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便觉得有一股暖流充斥鼻尖,不用问,鼻子出血是运行逆黄泉之法的第一个后遗症,紧接着一股狂暴的力量就伴随着浑身上下犹如被撕裂一般的痛苦爆发了出来!

  接着在秦无伤骇然的目光中,白斩屠突然之间居然将速度拔升到了一个令他都难以望其项背的程度!最起码刹那二百丈!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他的右肩就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秦无伤只觉得,他的右肩经过刚刚的重击,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而且,〔邪王刃〕也被甩飞到了远处!

  他与白斩屠之间,强弱之势登时逆转!

  :。: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